您的位置 : 澳门mw电子游戏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双生,孽海花

更新时间:2019-07-25 11:10:06

双生,孽海花 连载中

双生,孽海花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文戈. 分类:历史 主角:齐昱林致

主人公叫文戈.的小说叫做《双生,孽海花》,它的作者是齐昱林致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宣和六年。京城里的人奔走相告,皆言郡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迎娶了一个杀害自己亲生妹妹的林府毒女,举城哗然。当晚。觥筹交错,繁星闪耀,花烛之下,乌纱绛袍,凤冠霞帔,好不气象。她堪堪把满头珠翠取了下来,散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倒好,我不能出去玩,我也寻不到阿圃,她总是忙完以后,就消失不见了。其实我知道她去哪里了,因为她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她就心不在焉的,伺候人也总是敷衍了事,我知道她的心结,所以我只当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其实不该这样的,我这是在害她。王大志那样对她,他现在卧床不起没有知觉了,也是罪有应得,阿圃早跟她没了牵连,她不该再去看他的。

可是阿圃并不这样想,她一直对他心存愧疚,她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我如果不让阿圃去看他,她会难过死的。

王大志的病应是好不了了,可是也省不住买药钱,阿圃的俸禄估计早都掏光了,最近总是愁眉不展,但是她什么都不跟我说,我看不下去,把我藏的私房钱和珠钗首饰都给了阿圃,我的月钱跟阿圃差不多,可是我是府里的小姐儿啊,我想要什么东西,只管向母亲开口就是了,母亲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总不会亏待我,可是阿圃就不一样了,她的事一定不能让母亲知道。

阿圃一见这么多钱大吃一惊,我向她解释:阿圃,你可得帮帮我。我不会记账,最近总是丢钱。阿圃狐疑地看着我,我只好说,你就帮我保存一下,日后我需要钱再向你要。

阿圃的眼眶就湿了,她笑着跟我打趣儿:姐儿,那你什么时候需要钱呢?我向她打马虎眼:不知道,等我学会记账再说吧。更何况我想要什么没有啊?我可用不着,你就权当帮帮我吧。阿圃猛地点头,一直说好。

阿圃知道我在帮她,我们彼此心照不宣。不过阿圃和我一样都是嘴笨的人,别人对她的好,她口头上一概不提,她记到心里。

现在府上好像除了我,个个都忙的不可开交。阿圃里里外外忙的脚不沾地。外公大寿将至,整个上京城的尊贵的人儿都会来贺寿,母亲也帮着舅舅筹备寿宴,挑选寿礼。父亲身为光禄大夫,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公务。林娆呢,肯定还在照顾她那个不成气候的小娘,这偌大的林府就数我最闲。

我可不想待在家里发霉,我偷偷告诉冯轻冯羊,让她们陪我一起出去玩。冯轻一口就答应下来了,只有冯羊犹犹豫豫的,我使了个眼神,冯轻就开始撺掇她:“冯羊,你就去吧,大娘子忙的紧,是不会发现的,再说了,你不是一直想去修义坊张古老胭脂铺吗?我们一起去看看。”

冯轻这样一说,她便有些动摇,我拂了拂袖子,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道:“是吗?我也正想去那里买胭脂,我们不妨一起?”

冯羊终于点头同意了,可是她又面露难色:“姐儿,我们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怕什么!”我拍着胸脯:“现在天已黑了,更何况我们打扮成男子模样,不必担心别人认出来。”

冯羊还不放心:“我们要不要喊上顾师傅,多个男子总是好的。”顾师傅是我们府上的小厮,早年学过几年功夫,母亲见他身手不错,经常让他接送我去私塾,他为人憨厚老实,因他姓顾,小时候不懂事,我就给他起了个浑名叫顾师傅,后来府里的人都叫他顾师傅,叫的久了,倒不记得他原来叫什么了。

我直截了当:“不行,我们已然三个人了,再叫上一个才惹人注目呢,如此甚好。”

冯轻什么都听我的,冯羊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样,我和冯轻冯羊穿着深色的长衫,带着帷帽出来了。

外面的空气就是好,虽然有点冷,但到处弥漫着过年的气息。汴河上泊满了货船、漕船与游船。一艘漕船正停靠在码头边卸货,米行的牙人指挥着脚夫从漕船往岸上搬袋装的粮食。现在虽是夜晚,但每逢佳节,上京城的商人总是不眠不休的。

街市上小贩沿街叫卖“锡打春幡胜、百事吉斛儿”等吉祥物,这些就是元旦悬于门首,为新岁吉兆的,还有市爆仗、成架的烟火。

再往前的东市里,卖的就是上京有名的小吃,有旋炒银杏、栗子、、煎西京雪梨、河阴石榴、河阳查子、查条、沙苑榅桲、回马孛萄、西川乳糖、狮子糖之类,还有我最喜欢吃的麦糕。我一见它,就走不动路了,非要尝尝鲜。冯轻冯羊紧跟着我,生怕我被人群挤丢。

“喏,你们尝尝。”我买完颇为大方地递给她们一些,冯羊不敢接,她还只当在府里,可不敢吃姐儿吃的东西。冯轻胆大,我敢给她就敢吃,我欣赏地冲她竖了大拇指,回过头来恐吓冯羊:“你不吃是不给我面子吗?”

冯羊果然胆子小,她吓地语无伦次:“没有,姐儿,我……”

“没有就拿着,这是吩咐!”

冯羊赶紧接了过去,我看她把麦糕塞进嘴里,就问她:“好吃吗?”

冯羊鼓着腮帮子,急忙道:“好吃,好吃。”

“好吃就行,走,我们去买胭脂。”我冲她们一挑眉就直奔胭脂铺,她们两个兴冲冲地跟上来了。

修义坊张古老胭脂铺是上京城有名的胭脂铺,城里的姐儿不论身份大小总爱来这里逛,这里不似隔壁染红王家胭脂铺价格昂贵,它童叟无欺,最重要的是这家的胭脂是最好的,我顶喜欢这里。

胭脂铺里面的格局并不大,但胜在精致齐全,你想要什么东西,都能在这里找到。铺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良人家的小娘子聚在一起闲逛,老板娘看见我们进来,并不招呼,只自顾自地低头盘算着账目。这是这里的规矩,老板娘、小厮只是在一旁立着,随便顾客闲逛,试用,结账时候才会凑上来。

铺里又进了一种“黛螺”,施在眉上色如青山,格外的好看。我和冯轻冯羊不停地看,时不时地往脸上试粉,一抬头就看见老板娘惊恐的看着我们,我这才想起来,我们今天是男子装扮,这下误会可大了。

“咳――咳”我故意清了清嗓,压低了喉咙说话:“老板娘,我们想买些胭脂送给自家娘子,可毕竟是一介莽夫,什么也不懂,烦请您把你们这里最好的胭脂拿出来。”

冯轻冯羊听见我这么说,赶紧停手,恭恭敬敬地立在我身边,附和说:是啊,是啊。

老板娘恍然大悟似的,携着手帕花枝招展地过来了。“我说呢,实不相瞒,我们店里啊,最近刚进了一匹‘宫墙倩影’的胭脂,不腻不漂,最适合新嫁娘了。”

“好,我们要了。烦请您包起来。”我朝她做了一个揖,老板娘笑成了一朵花:“哪里的话,以后常来啊。”

“那是自然。”我们付了账匆匆告别了老板娘,这老板娘眼睛毒,看人仔细地很,一丝不苟得盯着我们看,再多待一会儿非得露馅不可。

“胭脂也买了,麦糕也吃了,要不我们回去吧?”这次倒是冯轻先打退堂鼓,我不耐烦地说:“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才出去一趟,可不能就这么回去了。”

“那姐儿还想去哪里?”

“自然是去齐云社看人蹴鞠喽。”我不由分说地朝南街走去,冯轻冯羊跟在后面犹犹豫豫的,我没有回头负手对她们说:“你们不用担心,看完了这场蹴鞠我定会跟你们回去的。”

没走多远,我就看到街头围了一圈人,我本不爱凑热闹,但听见里面有人哭哭啼啼的,甚是委屈,便挤过去打算一探究竟。冯轻冯羊拥在我身边,我更胆大了。

只见一个老婆婆跌在地上,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一个劲地喊疼,再看她前面,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公子哥儿立在那里,他的身后站了一群下人,旁边还晃悠着一匹小红马,不用想,一定是他骑马过市冲撞了老婆婆。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扶她。那公子哥穿着直裰,腰间别了一个汉白玉佩,根本没把婆婆放在眼里,一脸不耐烦:“你还是快快起来吧,我知你伤的根本不重,本公子今儿心情不错,施你几两银子,早早回家吧。”哼,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半分不会体谅他人。

那婆婆吊着一口气:“天可怜见啊,你欺人太甚,明明是你冲撞了我,还说这没良心的话。”

那公子哥仍没心没肺的笑:“如何是我冲撞了你?你自己走路看不真切,我还没有怪你惊吓了我的良驹,你倒先指责起我来了。”

“我倒没听说过畜牲的命比人都金贵!”

所有人都看向我,我自恃自己穿着男装,旁边还有冯轻冯羊,怎么也不会吃亏,只理直气壮地盯着面前的人。

那公子哥嗤笑一声:“呦,来了个行侠仗义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在私塾就是被母亲圈在家里,认识的男子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如何识得他?我还是对他大吼:“我管你是谁!你撞了人就是不对。”我刚说完,冯轻就悄悄地在我耳边说:“姐儿,他可是户部侍郎的大公子――陈征。”

小说《双生,孽海花》 第九章 暮冬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异世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