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澳门mw电子游戏文学网 > 总裁 > 孽海花乱都

更新时间:2019-07-22 15:06:03

孽海花乱都 已完结

孽海花乱都

来源:微小宝作者:浪子云麟 分类:总裁 主角:秋小艾唐世耀

《孽海花乱都》由秋小艾唐世耀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角浪子云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爱情如期而至,任何一名少女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心中都有一个难忘的白马王子。如果遇到了对的人,不要顾虑太多,炽热的去爱吧。爱也爱了,散也散了,还有什么遗憾?如果真的有遗憾,那就留在未来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爱情与事业

这天上午十点钟,唐世耀、管傲雪、钱少甫、王乐天、兰芳、梅雨和齐越一干人准时相聚在盛吉泰来大饭店。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欢快的表情,预示着这将是一次愉快的聚会。大家随意地交谈着,气愤和谐而融洽。至于谈论的主题,当然是与他们当前的生活紧密相连同时又需要迫切解决的事情,用六个字来概括这些事情无非就是:爱情、事业和金钱。

“大家这几天都在做些什么呢?”钱少甫首先开启话匣子。

“当然是做与事业或者是与爱情有关的事情了。”王乐天道。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评价王乐天的这个说法的?”钱少甫又道。

“我觉得王乐天这句话说到了关键处。”梅雨说道。

“既然如此,不知道,大家在心里是怎样给爱情与事业排序的;在你们的心里爱情与事业到底是谁占据着第一的位置?”钱少甫说。

“我建议每个人都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齐越说道。

“这个建议好。”兰芳说道,“不过还是由你先来回答吧。”

“怎么会轮到他先回答呢?”王乐天说道,“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女士优先’吗?所以说第一个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应该属于你、傲雪和梅雨三个人中的一个。”

“‘女士优先’,不假。”管傲雪说道,“那也要看在什么情况下吧。”

“我看这样吧。”钱少甫说道,“那就大家自愿吧,谁来第一个回答这个问题?”

“我来吧。”王乐天说,“我是把爱情放在第一位的。‘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古人也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事业失败了,还可以重头再来,而自己钟爱的人一旦失去只能遗憾终生。所以在我心里爱情是排在事业前面的。”

“其实人生匆匆数十年。”王乐天款款而谈,众人听的是津津有味,这也促使了他更有信心地往下说,“能找到真爱真的不容易,更不容易的是能与自己的另一半携手走完人生剩余的路。而且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你选择了事业,放弃了爱情,当你成功……的时候,你又能得到什么呢?不还是空虚吗?难道你能把事业带到人生的终点站吗?你所有成功……的喜悦又有谁能和你分享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生的意义又何在呢?人成功……之前的爱情才叫爱情,成功……之后的爱情只能说是享受了。”

“再说了,人追求事业的终极目标不也正是为了追求完美的爱情吗,我们弃眼前的爱情于不顾,而偏要去另辟蹊径追求遥远的爱情这不是弃本逐末、舍近求远是什么?”

“我完全赞成王乐天的话。”齐越说道。

“我也赞成。”钱少甫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没有事业一切都是空谈。”

“唐世耀。”梅雨说道,“你是怎么看的呢?你也不妨针对这个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像唐世耀这样立志于做一番事业的人。”钱少甫插话说道,“心里永远只有‘事业’两个字,这一点就足以说明爱情在他们的心中永远只是一个附属品,也注就了不会在他们这种人身上演绎出完美的爱情故事的可能。像他们这种人,是极有可能成为社会的精英、人类的巨人,但却只能成为爱情的侏儒。”钱少甫言罢向一直默默无语的管傲雪投去充满温情的一瞥。

“这也不见得吧。”管傲雪接下钱少甫的话茬说道,“你不要以己度人,不要拿自己的经验反过来用在别人身上,因为你们不是一类人。”

“谁说爱情与事业不能驻守同一块心田?”梅雨说道,“像这种人眼前就有一个,你们猜猜是谁?”

“齐越?”王乐天接口说道。

梅雨莞尔一笑。

“我知道。”兰芳说,“唐世耀。”

梅雨笑而不答而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在这期间唐世耀一言未发,管傲雪就像一块磁铁,牢牢地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唐世耀和管傲雪之间似乎有一种默契,每当前者的目光投过来时,后者都会及时地回敬其微笑的一瞥。

“行了。”钱少甫说道,“可以开饭吗?对了,大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是呀。”齐越说道,“怎么没看到秋小艾呀?”

“我们这不是正在等她吗?”梅雨说道。

“她知道,吗?”唐世耀说。

“怎么会不知道,我打电话告诉过她的。”梅雨说道。

“要不要打电话催一下她?”齐越说道。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梅雨泄气地说道,“算了吧,我们开餐。”

二十分钟过后,菜陆陆续续已经上齐,而餐桌上的气氛也彻底被美酒与珍馐点燃。

梅雨作为宴会的主人,按理说应是宴会上最为活跃的一个人,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无论是从事事争先还是从应酬答谢上来看,齐越都更像主人公。齐越的越俎代庖与梅雨的事事相随,使两个人之间的情人关系昭然若揭。

“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们两人今天的行为有些反常。”钱少甫说道。

“你们是以前就这样还是今天才这样的?”兰芳说道。

“你请我们吃饭。”钱少甫说道,“不会是有目的的吧,梅雨?”

“照你这样说。”梅雨反驳道,“你每次请我们吃饭都是为了某个目的了?”

钱少甫哑口无言,大家一时都无话可说。

这时,齐越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只听他轻轻的咳了两咳,说道:“我有个消息要告诉大家……”

“先不要说。”钱少甫打断他的话说道,“让我猜一下……”

“我知道,了。”王乐天接口说道,“看你如此激动的样子,一定是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工作只是为了钱。”钱少甫说道,“他说的这件是无论你用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钱少甫。”管傲雪道,“你终于说了句中听的话。”

“哦!”钱少甫说道,“你怎么不夸奖我的洞察力呢?”

“是吗?”管傲雪又道,“那你说说齐越即将宣布的到底是什么消息呢?”

“这个就没有必要明说了吧?”钱少甫说着朝齐越瞥了一眼,“因为现在不是表现我的洞察力的时候。”

“我和梅雨。”齐越郑重地说道,“从今天开始正式确定恋人关系,在座的都是我们的见证人。”

“呕耶!”大家异口同声地叫了一声,仅此一句话就把包厢里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众人之所以激情澎湃的原因,当然是这件事本身具有的示范意义与它所起的带头作用。

在感受别人的幸福的同时也酝酿着自己的幸福,无疑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但有一点,人们在别人的幸福面前,最容易心生羡慕,这样自然就使得自身祁盼幸福的心情变的迫切起来。

钱少甫明显变得兴奋了起来,因为他在别人的幸福里照见了自己的幸福。

“看到了吧。”他说道,“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呀,又是多么的令人心生羡慕;为什么我们有些人就那么傻呢。”他加重语气道,“面对到手的幸福却视而不见。”

“呵呵!”梅雨笑道,“这里没有傻子,只有傻子才会忽视眼前的幸福去追求遥远的幸福。”

每个人的脸上都漾起了赞许的微笑,好象对她的话有所感悟似的。

“王乐天。”齐越说道,“你有什么话尽可以直说,用眼色暗示那是针对外人的,难道在座的有外人不成?”

“哦!”梅雨道,“他是在暗示唐世耀哩!”

“大家应该都吃好了罢?”齐越说道,“不如今天就到这里……”

“等一下。”王乐天道,“唐世耀有话要说。”

“哦!”齐越又道,“那就你先说吧。世耀,你说完了我再说。”

唐世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拘谨的神情简直就像周围都是陌生人一样。他首先朝王乐天对视了一眼,得到对方一个鼓励的眼神之后,他又低头默默沉思了片刻,过了一会儿他终于鼓起了勇气把头重又抬了起来,直视着管傲雪。

自打唐世耀从座位上站起来之后,管傲雪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

两个人含情脉脉地对视着,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包厢里静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唐世耀的手机响了起来,迟疑了一下之后他转身接听了电话。

说时迟,那时快,唐世耀接过电话之后并没有多做考虑便转身离去了,在场的人无不为唐世耀的这个举动感到迷惑不解。

二零零九年八月的一天上午,位于凌城市中心大道的110报警台接到一名男子的报警电话,五分钟后数辆警车出现在了该男子所在的广场。

一名神情显得万分焦急的男子迅速向为首的警车过来,与此同时一名警察从警车里一越而下。

警察首先用职业的眼光把来人打量了一遍,他也许早已见惯了那些经历不幸的人脸上表现出的种种痛苦不堪的表情,他的心也许就像经过特殊训练过一样足以使他面对任何天灾人祸都能无动于衷,但无论是谁当他看到眼前这个男子的表情时内心都会受到触动的。此人正是唐世耀。

“请问刚才是你打的报警电话吗?”警察用职业的惯有的口吻问道。

“是我打的。”唐世耀声音颤抖地说道,“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她。”

“这你就放心罢,没事的,我们会尽力的。”

“到车上来说吧。”警车上的一位警察说道。

车门打开了,唐世耀和下车的那位警察都上了车。

车里还坐着还另外两名警察,一名警察手里拿着笔记簿,是专供记录的,另一名警察是专管询问的。

“姓名?”警察问。

“唐世耀。”

“你把具体情况说一下。”

“今天上午十一点钟左右。”他尽量克制着心中的不安,“当我和几位同学在盛吉泰来大饭店聚会时,突然接到一位自称绑匪的陌生人打的电话,声称我的朋友被绑架了,绑匪要求我立即支付五万元的酬金,否则就……就……”

“被绑的是你女朋友是吧?”

“是……不是,我们是同学。”

“只是同学关系吗?如果是这样,绑匪又怎么确信你会付他酬金呢?”

“我们的关系很好……或许……或许是绑匪把她当作我的女友了吧。”

“绑匪是否在打给你的电话里提过与自身身份相关的信息?”

“没有。”

“对于绑匪的身份你是否有怀疑对象?”

“目前没有。”

“你的这位朋友被绑架之前在二十四小说内的活动信息你是否知道,知道,的话就告诉我们。”

“我想起来了。”唐世耀说道,“绑匪可能就是昨天夜里在夜未央酒吧企图打劫我朋友的那个人。”

“你能说的具体一点吗?”

“具体我就不清楚了,昨天我赶到夜未央酒吧时,那个人已经被人制服了,然后我就扶着我的朋友离开了。”

“之后你们去了哪里?”

“由于她不愿意回家,我只好扶着她去了花海公园。”

“在这之后呢?”

“黎明时分,我一个人就提前离开了。”

“这么说,被害人极有可能是在你离开之后被人绑架的。”

唐世耀抽搐了一下,就像有一股电流突然击中了他一样。

“时间紧迫。”这时,那位一直在旁听的警察说道,“要想马上解救你的朋友脱险,有三套方案可以选择:一,当绑匪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你告诉他被绑架者只是你的普通朋友,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或是受到法律的严惩抑或是得到宽大处理;二,先答应绑匪的要求,在绑匪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尽量拖延时间,我们趁机侦察其所在的位置,好与其周旋;三,用五万换回你的朋友,你只要完全按照绑匪的要求去做就行了,然后我们再来惩治他。”

“你是否确定你的朋友确实在绑匪手里?”警察补充说道。

唐世耀摇摇头。

“你可以先给她本人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唐世耀按警察的吩咐,拨打了秋小艾的手机。

等待他的首先是一阵静默,唐世耀的心弦绷紧了。

突然,手机的那头有了动静,手机里响起了他熟悉的铃声,“喂!你好!”手机那头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唐世耀的心咯噔了一下,机械地回答道:“你好。”

“请问你是……她男朋友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谦恭而有礼貌,出乎唐世耀的预料之外。

“我是她同学,你是?”

“哦!我是昨天夜里在夜未央酒吧解救你同学的那个人,你还记得吧?”

唐世耀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原来对方并不是绑匪。

“记得记得,真应该好好感谢你才是。”

“这没什么,我只是做了一般人都会做的事情而已;她没事吧,怎么你不知道,她手机不在她手里吗?”

“她……”唐世耀如鲠在喉一样痛苦地说道,“她被绑架了。”

“什么!”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声惊呼,很好地表达了对方对此事的关注程度与其初听此事时的激烈反应,“那我能帮上点什么忙吗?”

“不用了,谢谢。”

“绑匪可能是为了钱,或许我在钱上能够提供一些帮助。”他接着又说道,“多少钱?五十万?还是一百万?”

“真的不用了,我已经报警了。”

唐世耀再三对对方表示感谢,挂断电话之后的他现出满脸的焦虑神色。

“现在可以确定你朋友的真实情况了吗?”警察问道。

还没等唐世耀来得及回答警察的问话,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唐世耀一看来电显示,还是刚才那个陌生的号码,便知道,这是绑匪打来的电话无疑了。

“钱准备好了吗?”绑匪问道。

“准备好了。”唐世耀答道。

“好,很好!现在想听一听你女朋友的声音吗?”

“她在哪?我求你了,千万不要伤害她。”

“她很好,我没把她怎么样,像这么好的小妞,你不好好珍惜真是可惜了。‘世耀!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不要告诉我妈……’”

“我答应你的一切要求,求求你千万不要伤害她。”唐世耀心如刀绞地喊道。

“好啊!你放心,我要的是钱,只要你老老实实地把钱交给我,我保证不会动她一丝一毫,但你最好不要耍什么把戏,更不要报警,否则的话,你休想再在人世看到你的女朋友。”

“你在哪,我该怎么做?”

“我给你说小子,你最好不要报警,只要让我感到有一点可疑之处,我立即就撕票,最好连警察的影子也不要让我看到。”

“我答应你,不会让你看到警察的影子。”

“那好,十分钟后,你带着钱来到XX路的XX巷子,到时候你按我的指示做就行了。”

“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做,你千万不要伤害她,我求你了。”

绑匪戛然挂断了电话。

唐世耀接过电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警车。

“喂!你干什么?”一名警察探出头来喊道。

“为了她的安全,希望你们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情,就让我自己解决好了。”唐世耀头也不回地答道。

“随他去吧。”另一名警察说道。

小说《孽海花乱都》 第7章:爱情与事业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