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澳门mw电子游戏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07-22 14:28:23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 连载中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萌妹纸 分类:言情 主角:卫北琛叶青衣

精品小说《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是卫北琛叶青衣所编写的古言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萌妹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叶青衣恍若未见众人的表情,笑着扭头看向坐她旁边一脸天真懵懂的卫北琛。大大方方和他打着招呼:“你好啊,我是叶青衣,这是我妹妹叶红衣,这是我爹和我娘,我们要去镇上买东西,你也是去镇上买东西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青衣恍若未见众人的表情,笑着扭头看向坐她旁边一脸天真懵懂的卫北琛。

大大方方和他打着招呼:“你好啊,我是叶青衣,这是我妹妹叶红衣,这是我爹和我娘,我们要去镇上买东西,你也是去镇上买东西么?”

“是啊是啊,青衣姐姐。”

卫北琛见有人和他说话,兴奋得直点头,竹筒倒豆子的说道:“我和爹爹也要去镇上,爹爹要给我买糖葫芦,我最喜欢吃了!青衣姐姐,你喜不喜欢吃糖葫芦,我请你吃好不好?”

姐姐……

叶青衣默默地瞄了一眼卫北琛的高度,心里有点塞。

她在现代也才年方二十二,更不用说现在这个身体,才刚刚十五,哪里就像他姐姐了!

罢了,他长得再高大,这智商估计也就五岁。

她就把他当小朋友好了。

打定主意,叶青衣用哄小朋友的语气道:“姐姐也喜欢吃糖葫芦,那就先谢谢你咯!不过,你是不是得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这是礼貌哦。”

原主和卫北琛虽然是一个村的,可原主满心满眼都是林正庭那个渣男,和卫北琛根本就没说过几句话。

而村里,除了和卫疆关系亲近的孙大福外,村儿里其它人基本都叫他傻子。

叶青衣不喜欢这个称呼。

这样一个俊秀的人,如果智商正常,不知有多少人为他神魂颠倒。

便是智力不足,也不该被人如此轻贱!

卫北琛平时被人傻子傻子的叫习惯了,还真没人问他姓甚名谁,这会儿充分感受到了被尊重的幸福感,脸上便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他拍了下脑门,嘿嘿一笑:“是哦,我都忘了。青衣姐姐,我叫卫北琛,保家卫国的卫,东南西北的北,琛,琛……额,吃撑的撑?不对,是什么琛来着?”

卫北琛俊脸皱得像揪满褶儿的包子,懊恼地扯着垂在身前的头发:“糟了糟了,我不记得了,爹爹明明和我说过的……”

可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真笨……青衣姐姐会不会嫌弃他太笨不理他了?

叶青衣觉得卫北琛的样子实在很可爱,那么俊帅的人,却做着那样孩子气的动作,偏偏又是那么的自然。

还吃撑的撑……

他该不会是个吃货吧?

叶青衣想着,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满眼含笑地看着卫北琛问:“是不是,其琛珞则琨瑶之阜的琛?”

“对对对,就是那个琛。”卫北琛眼眸突的睁大,兴奋地拍着手掌:“其琛珞则琨瑶之阜,和爹爹说的一样,青衣姐姐你好厉害!”

其琛珞则琨瑶之阜。

出自左思《吴都赋》,她只是刚好想到,顺口一说。

没想到,却真的是从此而来。

叶青衣莞尔:“姐姐也叫你小琛好不好?琛者,宝也。琛,就是珍宝的意思,你爹爹给你取名为琛,就证明你是他的宝贝,卫大伯一定很疼你。”

卫北琛身上虽然是粗布衣裳,却干净整洁。

因为坐得近,还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皂角香,完全不像其它人,身上一股子粘腻的汗味儿。

卫疆一个粗放的大男人,能如此细心打典儿子吃穿,可见真是对卫北琛疼到骨子里。

卫北琛咧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颇为骄傲地说道:“爹爹也说我是他的宝贝,可大家都叫我傻子,我一点都不喜欢!青衣姐姐,你可不可以一直叫我小琛?”

卫北琛迟疑又期待地说着,一双弧线分外好看的眼眸眨啊眨啊,祈盼的望着叶青衣,一双乌黑的瞳眸里似乎盛满了她的身影,

那模样,就像一只对着主人撒娇耍赖的大型犬。

萌得不要不要的!

叶青衣对于萌物向来没什么抵抗力,看着男人那副软萌模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好,以后姐姐都叫你小琛。”

“好哦好哦,小琛,小琛……”

卫北琛得了应允,兴奋的在牛车上晃起来,牛车差点儿叫他颠翻。

牛寡妇正满心不爽,被颠得东摇西晃,张口就想骂人。

没等她开口,叶青衣已经出声制止:“小琛,你快停下,再晃下去牛车都要散架了,到时候我们就得走路去镇上了。”

卫北琛赶紧停了下来,一脸我好怕怕的表情,乖巧地坐好讨好地说道:“那我不跳了,不跳了,叶伯伯,叶婶婶,青衣姐姐和红衣姐姐走去镇上会好累的。”

说着,他还调皮地吐了下舌头。

那样一张俊逸的容颜,即便做着鬼脸,也是动人心弦的好看。

只是,那澄澈的眸子里,一览无余的天真和幼稚,却又让人清楚地知道,他只是个……

孩子。

叶青衣心底叹息,弯起唇角夸赞。

“真乖!”

毫不吝啬的夸赞让青年笑得见牙不见眼。

除了天真,更多了几分傻气,把那份俊美都冲淡了许多。

牛寡妇暗地里撇撇嘴。

有什么好得意的,长得再好看也是个傻子,怕是连啥叫媳妇儿都不懂吧?谁要嫁给他,指定得当一辈子老妈子。

放着好好的秀才娘子不做,跑去亲近个傻子,这叶青衣也真是昏了头了!

众人一路笑闹闲聊,时间倒也过的飞快。

半个时辰后。

孙大福将牛车停在镇子口:“到了,你们各办各的事儿去吧,最迟申时三刻还在这儿集合,太晚的话回去天就黑了。”

众人纷纷付钱下了牛车。

叶贵文也付了七个铜板的车钱。

叶青衣双脚踏在地上的时候都在发抖,黑瘦的小脸也有些发白:这半个时辰牛车坐的,比她追贼五条街还累,全身快被颠散架了。

不过,能见识下古代的集市也算是值了。

叶青衣想着,活力十足豪迈万分地招呼:“爹,娘,妹子,走,咱们今儿也好好的逛逛。”

心情兴奋地迈开步子时,身后的衣摆却被一股力道扯住。

一个力道向前,一个力道向后。

于是只听得一声“哧拉”……

!!!

清晰的裂帛声中,叶青衣脑门上清楚地浮现起三个感叹号。

我的衣服!

她内心疯狂呼号,脖子却是无比僵硬,仿佛发出了缺油的轮轴那般咔咔的声音。叶青衣缓缓转头,准备看看自己的衣服到底惨烈到什么程度。

能不能……让她撑一会儿。

原以为是衣角挂在牛车上被扯坏了,她已然在心里暗自责怪自己太不小心。

谁成想!

一转头看到的却是眼神茫然的卫北琛。

他手中握着的一截灰色断布条,为、毛、如、此、眼、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冤家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