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澳门mw电子游戏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巾帼武勇之格格吉祥

更新时间:2019-07-22 13:38:28

巾帼武勇之格格吉祥 连载中

巾帼武勇之格格吉祥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枫荷梨 分类:玄幻 主角:约克兰美娜

热门小说《巾帼武勇之格格吉祥》由约克兰美娜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枫荷梨,书中主要讲述了:时间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既然苍狼之子已经出现,那默示录上的一切也是时候终结了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瀑布独有的壮烈水流声隐隐传来,已走得筋疲力尽的肯迪美娜眼神登时一亮,便加快脚步往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很快的,一道壮观得惊人的瀑布就展现在他们的眼前,仿佛城墙般宽广的水流带着雷响般的声音从崖上直泻而下,在下方激起比人还高的浪花,再以比奔马更快的速度直流而下,看得肯迪心旷神怡,美娜则雀跃地拍起手来。

这时约克兰才慢慢地踱步走到他们身旁并直接地往崖下的水流望去,才抬起头来往瀑布的顶端望去,然后赞叹似地说了声:“这种景观不管看多少次都是那么地美,那我们接下来是要顺流而下离开这森林吧?今天就在瀑布旁找个地方扎营休息好了,我看美娜也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一些时候吧?”

美娜听得脸上一红,啐道:“你又知道我在想些甚么了?”

肯迪呵呵笑道:“不过我们的确也应该休息了,今天我们实在…”

“赶这么点路就说应该休息了,你这圣灵骑士果然还是太嫩了啊…”约克兰才把肯迪嘲讽得脸上一红,接下来的话便使得肯迪脸色一整,急忙取出长枪转身望去:“不过在那之前,我看我们还是先招待一下我们的客人吧,免得人家说我们太过不懂礼仪了。”

美娜失望地道:“不要啦,我们今天赶了那么久的路,实在是不想动手了啦…”

约克兰耸肩道:“你向我抱怨也没用啊,这些家伙又不是我引来的。”

肯迪也不禁囔囔道:“为甚么我们赶路赶得这么急还是会被人追上啊?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七批了吧?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就要累垮了…”

约克兰以不知是认真还是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对于一位圣灵骑士,被人追杀应该可以算是一种特别的经验吧?习惯一下,以后你就懂得要怎么去追杀一个人了。”接着又懒洋洋地打了一声呵欠:“只有二十多人…其中有两个是本领还算不错的战士,另外还有五、六位魔法师或僧侣一类的人物,其他的则容易打发多了…看来帕尔马的追击队也被我们打得差不多了嘛…”

“那又怎么样?我们也已经累得差不多了吧…”

“呵呵,尊贵的圣灵骑士大人您可别把你那娇生惯养的身体拿来和我们比较啊,我可没说过半个累字呢。”

美娜浅笑道:“是啊,就算情况危急,约克兰也可以突然用魔法来将他们轰退啊。”

约克兰脸皮抽动了一下,强笑道:“说得也是…”

由于他笑得有点勉强,令得美娜不由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甚么…”约克兰突然指着前方:“只不过是敌人已经出现了…”

肯迪和美娜脸色一整,终于发现那儿果然有一群人正杀气腾腾地往这里冲来,美娜更指着其中一位敌人惊呼出声:“我见过那个人,他是帕尔马的手下!”

肯迪只觉自己背后仿佛已被冷汗浸得湿透了,虽然约克兰说的是其中两个人‘还算不错’而其他人则‘容易打发’,不过在他看来,就算只靠其中几个人来和他对战,他也未必能取得上风,更何况现在有上二、三十个敌人以及两个‘还算不错’的敌人?倘若他们正处于十足状态的话,这些人倒也不难打发,不过在他们都已筋疲力尽的现在,恐怕连约克兰都没有把握可以杀退这些精力充沛的对手…

“约克兰…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美娜显然也明白到此刻的对手并非他们所能应付得来的,因此她的脸色此刻也苍白得仿佛没有血色似的,只有约克兰依然若无其事地说道:“先和他们较量一下,要是打不过的话,逃走不就行了?你们到底在怕甚么啊?”

肯迪苦笑道:“以他们的脚程来看,只怕我们还跑不了多远就会被他们追上了,那时的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

“哦,那你是决定要和他们打斗了?不过这决定真的好吗?”

肯迪无言地取出刚得到不久的奥古姆丁枪来,虽然他还不知道这把枪中究竟隐藏了甚么特殊的力量,不过他现在也只能把期望寄托到这把枪的上面去了,美娜这时也退到两人后方,准备从这最不受干扰的地方来进行对两人的掩护。

美娜才刚站定,那些人已经离开森林来到他们所处的空地上,并迅速地摆成一个半月形的阵式来将他们围在中心,其中一个拿着两把斧头的光头大汉则暴喝道:“限你们立刻把那女的交出来,我还可以允许你们从这里跳下去试试你们的运气,否则就别怪我们把你们当场剁成肉块!”

肯迪脸色一沉,正要回话,约克兰已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后才嘻皮笑脸地说道:“奇怪,这位小姐不是货物,我们也不是商人,你们更没有拿钱来买这位小姐,为甚么我要无缘无故地把她交给你们啊?你们要带她走的话,就先问问看她的意思嘛,只要她愿意和你们走的话,那我也不会阻拦,可是你又为甚么要我们跳下去?虽然在下头游泳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要是我们真的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的话,那我们岂不是没命了?而且你要把我们剁成肉块做甚么?拿我们来吃吗?这位的人我是不知道啦…不过我可是很不好吃的哦,在吃我之前最好先思考一下吧。”

这时一个面目阴沉的瘦子排开众人走了出来,只见他脸上充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疤,显然他往年曾经历无数惊心动魄的苦战,更证明了他本人实力的强横,否则也不能一直顽强地活到现在,他只是轻轻松松地站在那儿,由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势已经令得肯迪不由为之一窒,差点就要往后跳下瀑布去以避免和这个只剩下一双左眼的男人正面交手。

不管肯迪心中怎么想,那人却显然没有留意肯迪的存在,因为他立刻就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约克兰身上,好一会才发出一阵有如夜枭般的狂笑声:“约克兰,好久不见了。”

虽然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不过约克兰却连半点惊讶也没有显现出来地回话道:“对不起,你是谁啊?你认识我吗?”

“约克兰.狄.诺亚,你少在那给我装糊涂了,虽然你发色变了…也剪短了…不过我可永远都不会忘记夺走了我一双眼睛的你!我今天就要…”

约克兰不耐烦地道:“我说忘记了就是忘记了,你还在这里罗嗦这么多做甚么?你们要打就打,不想打就请回去喝杯茶,然后再来考虑要不要找我们,总之…我们现在要休息了,请你们回去吧。”

“你这**,我还没有把我的话说完啊…你夺走我右眼的这笔仇…”

“好了好了,你们究竟要谈话到甚么时候?”一位全身穿着黑袍的魔法师冷漠地道:“老板找我们来是为了解决那两个男的和把那个女的带回去,其他闲事最好别做太多!”

独眼人嘿嘿冷笑道:“那么这个约克兰就交给我应付好了!我一定要向他报这笔夺走我右眼的…”

这时另外三个人走到那独眼人身旁,其中一个人则道:“你可别太自负了,约克兰并不是你一个人解决得了的对手,否则他也无法在那么多人手中毁了你的一双眼睛吧?”

“你们在一旁看着就好!当年我们只是因为酒喝多了,所以无法发挥全力而已,否则这小子早已…”

“别再说了,动手!”

约克兰叹了一声,在摇头的动作中把肯迪推上前去:“这一场由你应付吧,我实在不想和这么愚蠢的敌人交手…”

“哦哦哦哦哦…你竟然敢说我是愚蠢的敌人,可恶啊…我一定要把这小伙子宰了,然后再向你报这笔夺走我右眼的仇恨!”

“闭嘴!现在不是说这种东西的时候!”

“我也不想和这种敌人交手啊…”肯迪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两把大斧头和一把大剑却已经朝他劈了下来,同时也有一根长矛从其中一个大汉的身后往肯迪右肩刺来,敌方的魔法师更已开始喃喃念起咒文,就在这刹那间,连长枪都还没有提起来的肯迪已陷入最难堪的劣势中。

面对这种强大的攻势,就算心志再怎么坚定的肯迪也好,在这一刻能想到的也只有后退以避其锋,可是就在他刚抬起脚步把身子往后一倾时,约克兰的手掌已经按在他背上阻止他后退,肯迪才刚把眉头一皱,约克兰那冰冷的声音已经传入他耳中:“别后退,否则我们都得跌下那瀑布去了,我是无所谓啦,不过你应该不希望美娜跌死吧。”

约克兰的话让肯迪猛一咬牙,便在大吼声中把他的长枪在身前急速旋转起来,不但把攻向他的武器全弹了出去,更趁势展开反击,由于事起突然,而且肯迪的攻势也实在太过凌厉,导致他们被杀得手忙脚乱,其中一个还被肯迪往腿上刺了一枪,鲜血立时喷了出来。

“肯迪,进攻!别让那些魔法师有念完咒文的机会!”

“那美娜怎么办?”

“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办?快去!”

肯迪无奈之下唯有暴喝一声,尽展枪势往人群中杀了进去,不过他只奔出十几步,就被几个人给围在中心不住厮杀,而那独眼汉则领着魔法师之外的其他人绕过肯迪往约克兰和美娜的方向冲来。

约克兰往站在那些魔法师前的战士们看了一眼,便搔搔头叹了一声,因为在那些战士当中的一个留有浓须的光头大汉正是约克兰认为需要留意的两个战士之一,虽然他只是冷漠地站在那儿注视着场中的一切,不过他的存在却让约克兰想突破那些战士而突袭魔法师的计划宣告落空。

这时约克兰又是轻轻地叹了一声,才从他坐着的石头上跳了起来,正好闪过独眼汉在高囔声中往他当头劈下的一剑,同时也抱着美娜跑到一旁,才向肯迪喝道:“退后!前刺!右旋!”

由于约克兰的语气中带有强烈的命令意味,使肯迪几乎是下意识地照着约克兰的话行动,结果当他完成这三个动作的时候,其中两个敌人竟然分别被他刺中左肩及划破咽喉,造成一死一伤的局面。

“龙炎弹!”

“水龙鞭!”

“地击枪!”

“风魔矢!”

同一瞬间,那些魔法师们已经完成了祷念咒语的仪式,分别往约克兰及肯迪发动他们的攻击,对此约克兰只是轻松地抱着美娜从他们的攻击下闪了出去,肯迪却得全力运用枪技才能勉强地冲杀出去,也幸亏他之前才把两个敌人杀退而抒解本身的压力,否则他也未必能从敌人的攻击下逃出去,

看着那独眼汉仍然带着人往自己冲来,约克兰终于轻叹一声,慢慢地把美娜放下:“我不想要求太多,我只希望你能想点办法来帮我们牵制那些魔法师就好,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多大问题才对吧?”

美娜犹豫地道:“可是我根本没有时间…”

“时间的问题就交给我来担心吧,你现在所需要做的就只有专心地念你的咒文,别再想那些没有必要去想的东西了,明白吗?”接着他也不等美娜回应,就拔出腰间的长剑转身面对西索等人冲杀过去,而美娜则在呆了一会后,才缓缓合掌念起咒文,虽然她不知道约克兰是否真有能力为她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可是她依然还是全心全意地念起咒文来,只等咒文一念完,就立刻向敌人发动她的攻击。

“喂,你这个少了一双眼睛的家伙,你不是要找我报仇吗?那你究竟是打算和我单打独斗还是和那些家伙围攻我一个人?”

独眼汉闻言暴喝道:“我今天是来完成老板交待给我的任务,而不是来和你决斗的,所以你还是省下这口气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不客气了…”在一声清脆响亮的呛声中,约克兰把长剑给拔了出来,同时朝着肯迪的方向大吼道:“前进三步!左旋!后刺!转枪前刺!转身右旋!左斜刺!”

约克兰这次大吼实在太过出乎敌人意外,使他们不免都为之震动一下,导致依言行事的肯迪前进转身后再度有四、五人从战围中退出,其中一人更是被肯迪刺中胸口而直接地倒在地面,从此再也起不来了。

“约克兰!我和你拼了!”

在这响亮的沉喝声中,那独眼汉挥舞着手上的长剑往正向自己冲来的约克兰反攻回去,而一直跟在他身旁的战友们也纷纷涌了上来,看起来非要把约克兰给碎尸万段不可。

仅以单打独斗的战斗力而言,这些人大概远比不上约克兰之前凭一己之力苦斗的拉法斯等人,可是这些人却用比拉法斯等人高上许多的默契,使他们进退之间的攻守动作在伙伴们的配合下显得更具威力,要不是约克兰依然能凭着自己的眼力从中寻得破绽,而肯迪也可以给予高度配合的情况下,肯迪就算再打上半天也未必能杀退一个敌人,而这也正是约克兰当前遇到的最大难题,毕竟当自己也投入战斗中时,要凭一对肉眼找出破绽并迅速地加以反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加上约克兰现今的状态实在也无法和他与拉法斯等人交手时相比,令他此时也不免陷入难以自拔的苦战中。

就在约克兰和肯迪两人正与对手杀得天昏地暗之际,他们的对手突然就在呼喝声中纷纷退开,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约克兰和肯迪就在这时候听到了那些几乎是同时传来的大喝声。

“地龙杀!”

“水龙冲!”

“炎龙吼!”

“风龙杀!”

几乎是同一瞬间,四条巨龙在不同属性的凑合下出现在两人眼前,其中炎龙和地龙往约克兰冲了过去,而水龙则陪伴着风龙往肯迪扑了过来。

这时就连约克兰也是无计可施地皱起眉头来,虽然要闪过这些原本就具有广大攻击范围的中上级魔法对他们而言都不算甚么难事,问题就在那些敌人此刻都全神贯注地守在那些巨龙的攻击范围外,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地冲上前去,使他们因此而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强招临头下,约克兰终于在狂吼声中举起长剑往那两条巨龙猛劈过去,而肯迪也仿佛回应他似的举枪往另两条巨龙猛劈过去,与其冲向外围落个被敌人内外夹攻的局面,倒不如拼死一博。

“杀!”强烈的斗气毫无预兆地从约克兰身上狂涌而出,就在他的斗气猛撞那两条巨龙的一刹那,那两条巨龙的冲势竟因此而稍稍一窒,约克兰则把握这机会挥剑猛劈而下,登时在一声轰然巨响中把那两条巨龙给劈得粉碎开来,让正在一旁观看的敌人们全看得说不出话来。

就在约克兰粉碎那两条巨龙的时候,本身速度比约克兰慢上一线的肯迪这才迎上那两条巨龙,由于眼前的两条巨龙正随着敌方魔法师的意志交缠而来,使它们的力量在彼此互补下反而显得更加强大,然而肯迪却是全无畏惧地在暴喝声中一枪刺了出去,在约克兰的强大**下,此刻的他早已不自觉地把一切意识全都排除在外,除了手中刺出的那一枪外,再也没有其他事物存在于他的心中。

“呼…”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当肯迪的枪刺中率先来到的风龙当中时,那风龙竟然化为一道猛烈的旋风并自动地以肯迪的长枪为中心旋转起来,肯迪手上的奥古姆丁枪也突然闪现出一道耀眼的绿光,强大的力量更在刹那间流遍肯迪全身,使他挺枪把眼前的水龙刺穿的同时也挥枪向四周敌人们扫出十几道强大的枪风,才和约克兰一块落到地面,接着就像约克兰般迅速地往正被他的枪风杀得措手不及的敌人们冲杀过去。

“唷…原来这就是奥古姆丁枪的力量啊…那么…你们都给我倒下吧!”由于强烈的斗气正不断地从约克兰身上爆发出来,使约克兰的情绪在无形中高涨起来,也让他挥剑间也不断地向敌人挥出强大的斗气,杀得敌人叫苦连天;在另一方面的肯迪也在残存的风龙力量的影响下不断地向敌人发出绝不下于约克兰的斗气的强风,同样也把敌人杀得叫苦连声,原本进退有序的阵形登时被两人强行冲散。

这时那一直按兵不动的光头大汉终于也挥手暴喝道:“你们快上前支援他们,尽你们的能力把阵形稳住,千万别让他们把你们打乱了!”自己却往美娜的方向冲了过去。

“对不起,你来迟一步了。”就在美娜张口说话的前一刻,强烈的水流已经突破地面猛冲而出,并且像一道旋风般以美娜为中心不断旋转,那光头大汉立时认出这是水系高阶魔法中的‘水回壁’,不过他依然在吼叫声中挥舞他的拳头往这道水壁猛击过去,正当美娜以为他这一拳会被她所施放的水壁弹开的时候,强烈的斗气已从那光头大汉身上散发出来,登时把美娜吓得魂飞魄散。

正一剑劈得独眼汉往后退走的约克兰在看到这一幕后,便像一阵风般从敌人那早已趋向散乱的阵形中杀了出去,往那光头大汉身后飞奔而去:“不好意思,不过我能不能请你住手呢?”

“混帐!”当那光头大汉在心中作出约克兰的剑会在他的拳头突破水壁的那一瞬间从他背后穿刺而过的判断后,他不禁为自己功败垂成的事实而发出一声怒吼,同时也转过身来发拳往约克兰的剑轰了过去。

在两道斗气互轰之下,正全力奔跑的约克兰不禁被这冲击力震得脚步一乱,几乎栽倒下来,但他仍然及时在光头大汉再度发拳前一脚把那光头大汉蹬开,才正式地仰天跌在地面,而摔在水壁上的光头大汉却在流水旋转的力道下牵引得往崖外跌了出去,只见他立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身体已往崖下的河水跌了下去。

“好!”当那光头大汉的身体在河面激起一阵浪花的瞬间,约克兰忍不住为这事实发出一声喝采,因为他们的胜算已经随着这大汉的消失而大大提高了,可是当他再度回头往敌人看去时,他脸上的笑容登时被一重忧色掩盖而过。

在那独眼汉的集结下,原本已被冲散的敌人们开始有次序地集结起来,再度在那些魔法师身前围成完美的阵形,而肯迪也趁这时候退回约克兰、美娜两人身边不断地喘气着。

“你杀了五个,我杀了四个,再算上那个掉下去的家伙,我们已经解决了差不多一半的敌人了,只可惜我们没有把对方的僧侣也一块减少…”

看着双方阵营中仅有的两位僧侣正在为敌方受伤的战士们施予治疗魔法,肯迪不由感慨地点头附和道:“没错,不过我们的情况也好多了吧…”

约克兰冷笑道:“只要对方的魔法师和僧侣依然健在,我们的情况就不会有甚么好的改变,更何况那十几个战士也不是拿来摆着好看的。”

这时美娜掩嘴笑道:“你应该有办法才对吧?”

看着那四个魔法师正聚精会神地不知道在念着甚么,约克兰便无奈地摇头道:“这可难说了,毕竟对方似乎准备用些强大的招式了。”

肯迪笑了起来:“连刚才那四条龙都被我们一招解决了,他们哪还有招式耐何得了我们啊?”

美娜不安地皱起眉头:“不,我可以感觉到强大的魔力波动正从他们身上扩散,看来他们的确是要用上非常厉害的魔法来对付我们了,你们最好小心点。”

“有些事情是怎么小心也没有用的…”约克兰朝着美娜笑了一笑,才向肯迪继续说道:“刚才你似乎发挥了些奇怪的能力?”

“没错,当这把枪刺中那双风龙的时候,我感觉到那双风龙的力量仿佛全向这把枪里流了进去,然后把寄宿在枪里的某种力量诱发出来,所以我才能一枪把那条水龙打穿…”

“够了够了,总之你依然无法自由地使用枪上的力量,对吧?”

“没错…”

肯迪才一回覆,约克兰就转过头来对着美娜:“美娜,你赶快准备施展你所懂得的魔法中拥有最强大威力的攻击魔法,我要你在他们发动攻击后立刻也向他们展开反击,明白吗?”

美娜才刚应了一声“是”,约克兰已再度转向肯迪说道:“待会你跟在我后头上前,如果我的行动成功了,你就乘势杀上前去;倘若我失败了,你就赶快带着美娜逃走吧。”

“慢着!”肯迪叫了起来:“我怎么知道你的行动是甚么啊?”

约克兰笑了起来:“你会知道的。”

肯迪还想继续追问下去,那些魔法师已结束了咒文的吟唱,而那些战士们也虎视眈眈地站在那儿,准备随时往他们一涌而上,不过那自然是在他们被魔法攻击得手忙脚乱以后的事了。

这时那四位魔法师异口同声地叫了一声:“四元咒杀!”

只见四道分别为褐色、蓝色、红色、绿色的光带已从那四个魔法师身上延伸出来,并迅速地在半空中交汇成一个色彩缤纷的大光球,看那四个魔法师吃力得全身冒汗的模样,任谁也知道这一招实在非同小可。

“给我退下!”当那光球终于往约克兰和肯迪两人落下来的时候,约克兰突然伸手把一旁的肯迪推开,同时也高高地往那光球跳了上去。

在肯迪的惊呼声中,强烈的斗气再度从约克兰身上爆发出来,但他并没有直接用斗气往那光球冲击过去,反而只是化为一道斗气盾似的横躺在约克兰和那光球之间,当那光球总算击中那斗气盾时,约克兰的双手也同时按在那斗气盾的另一面上,然后竟然就当场托着那斗气盾不断旋转起来,而在那斗气盾上的光球更不断地随着斗气盾的转动而以同样的轨迹旋转起来,当肯迪总算大约猜出约克兰究竟是在做些甚么时,约克兰已将那斗气盾连同光球一块往敌人抛了出去,然后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回落地面,刚才那一手实在耗费太多力量了,就连约克兰这种人也不免因此而感到疲倦。

不过和那些魔法师惊骇欲绝的表情比起来,这点疲倦又算不上甚么了。

在那古老而遥远的传说中,‘四元咒杀’是个由四位拥有无上魔力的魔法师所创造出来的魔法,由于这魔法可将那充斥在天地间的四种基本属性揉合起来而爆发出那连斗气也无法化解的毁灭性魔力,更有着任何元素魔法都无法展开防护作用的特性,使这魔法就因此而成为当时魔法师们用以扫荡魔族的利器之一,最终间接地导致了魔族被封印在魔界当中的命运。

不过这魔法虽然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却也有着它致命的缺点存在,首先这魔法必须有四位各自精通一种元素属性的魔法师联合施法;其次就是这四位魔法师的魔力必须处于近乎相等的水平上,彼此完成吟唱咒文的时间更得有准确的一致性,所以若不是四位久经训练或默契十足的魔法师联手,就很难有把这魔法实现的可能性,一旦成功施展了,也就没有甚么人类敢与之正面交锋,就连大魔导师恐怕也不例外。

可是在约克兰面前,这定律却是成了一种多余的废话。

不管是哪个魔法师都不会想到,在这世上竟然还有个剑士会以那种妙想天开的方法化解了被这魔法正面击中的危机,更让那些魔法师陷入被连他们也无从化解的强大魔法反击回来的劣势当中。

这时美娜已结束了她祷念咒文的过程,在一道蒙胧的蓝光笼罩下,一位长着一对羽翼的娇小女孩带着微笑从蓝光中闪现而出,接着在她双手往前轻轻一挥之下,一团绿色的雾气就往前方的敌人们蔓延而去,在已退出战围的约克兰和肯迪的观察下,那团绿雾所经过的地方都会落得被那绿雾腐蚀的下场,使还不懂得运用斗气的肯迪只在那看得暗自心惊。

当绿色雾气完全地从美娜手中脱离而出后,美娜也满身是汗地跪坐在地面不断喘气,就算有着西尔根晶石的增幅作用也好,这魔法依然不是美娜的魔力所能负担得起的,所以当她成功地把这魔法施展出来后,她也不可避免的因为脱力而软瘫在地面,幸而她施放在自己身旁的水壁仍然没有消散的迹象,加上同样也非常疲倦的约克兰正坐在美娜的水壁之外,所以肯迪才能抛下对美娜的关心而循着那两道魔法所无法攻击到的范围往敌人跑去,只要有敌人成功地避过这两道魔法而逃了出来,他的枪就会往他们身上刺去,尽快地解决这些难缠的对手。

随着‘四元咒杀’落在地面而炸出一道刺眼生痛的强光,那绿雾也在刹那间覆盖在那些敌人先前所处的范围上,并没有因为那刮面生痛的强风而被吹散。

约克兰突然扬声一叫:“肯迪,快退!”

肯迪正自一怔,一把长剑已从绿雾中往他疾刺而来,由于那强劲的狂风完全地把这一剑所带起的风声给掩盖下去,导致肯迪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发现往他刺来的这一剑,不过依着约克兰的话而展开行动的他依然巧妙地闪过了这一剑,然后才当场吓出一身冷汗。

这时独眼汉也拖着长剑从那绿雾中走了出来,正悠闲地坐着的约克兰则往他笑了一下:“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我倒真的是小看你了。”

独眼汉则激动得连额头上的青筋也冒了出来:“要不是你只懂得耍这些阴谋诡计的话,我早已报了…”

“这笔夺走你左眼的仇恨,对吧?不必再说啦,我听都听得厌烦了。”

“甚么左眼?是右眼!”

“左眼也好右眼也罢…”约克兰冷冷一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离开这里,一是被我们丢下水去,你打算怎么选择?”独眼汉左眼一睁,才要说话,约克兰已挥出一道剑风掠过他身旁:“虽然我不知道美娜刚才施展的是甚么魔法,也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活着走出来的,我只知道现在的你已经筋疲力尽了,就算和这位骑士先生交手,也不一定能嬴…当然,如果你依然想和我动手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把你杀死的好机会的。”

独眼汉才刚咬牙怒哼一声,约克兰已是脸色一凛:“糟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下一批对手出现了。”

肯迪美娜同时惊呼一声,美娜更掩口一叫:“不会吧?这已经是第八批了啊…”

“我说过了,向我抱怨是没有用的,有空抱怨的话,倒不如想想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吧。”

独眼汉猛地大叫道:“大家快来啊!我们这一组已经全军覆没了,不过他们也已经累垮了,现在该轮到你们对付他们了!”

肯迪怒得猛一咬牙,约克兰已出声唤住了他:“随他叫吧,反正他不叫也不能为我们的状况改变甚么。”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才好?”虽然独眼汉已趁约克兰唤住肯迪的时候逃得远远的,却没有人去理会他的状态,因为现在正摆在眼前的难题已让他头痛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在约克兰和美娜的战斗力都已经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只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没有把这群对手击败的可能,然而要是他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话,等那些敌人出现后,他们只怕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

“真是的,你没有必要为我们的事情烦恼啦…跟我来!”约克兰挥手发出斗气将美娜的水壁破开,再抱起美娜一块跑到崖边,才向跟到身后的肯迪说道:“现在我们一起跳下去吧!”

肯迪和美娜同时惊呼:“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们一是选择被后头的家伙带走和杀死,二是选择从这里跳下去赌赌自己的运气,你们要选哪样?”

肯迪和美娜对望一眼,不由苦笑出声,虽然约克兰口头上是在征询他们的意见,可是他的脚步却是完全没有放缓地跳下崖去,肯迪无奈下也只好跟着跳了下去,哪有他们选择的余地可言?

在往下堕落的过程中,肯迪不由扯直嗓子大叫起来:“喂!我们就这样地跳下去的话,那岂不是在找死吗?”

“怎么了?你该不会是在怕死吧?”

“谁说我怕了?我只是觉得这样地死在这里实在有点不值得而已。”

“把你的狗屁骑士道精神收起来吧,现在我们只需要死老百姓的求生意志…”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约克兰哈哈大笑道:“对天祈祷吧。”

当肯迪正被激得说不出话的时候,约克兰已低头向美娜说道:“待会麻烦你在我们下方造个水柱,越强越好,可以吗?”

美娜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闭上双眼后就开始合掌祷念咒语,而约克兰也向肯迪喊道:“喂!待会会有点事情发生,想活命的话就千万要懂得随机应变啦。”

“嘿!你太诈了吧?我怎么知道你打算做些甚么啊?”

“总之你就放大自己的狗眼好好看着吧,我可管不着那么多。”

“可恶啊,等我们脱险后,我非要和你决斗一场不可!”

“希望你到时真的还活着吧。”

当两人还在不断争吵的时候,一道巨大的水柱已经从水面喷射而上,约克兰便在大笑声中一脚往水柱踏了下去,却立刻被那水柱弹开,约克兰立刻把美娜交过左手,右手抓着肯迪往他伸来的一枪,然后奋力把肯迪挥得往水柱压了下去。

当水柱冲上背部的一刹那,肯迪只觉强烈的冲击力不断地从身后传来,痛得几乎使他昏了过去,不过肯迪仍然在被弹起的那一刻把约克兰拉回来撞在水柱的侧面上,把约克兰撞得斜斜地飞入水中,不过他同样也把肯迪拉得往水面跌了下去,同时也松手把怀中的美娜往肯迪的方向推了出去,当肯迪把美娜接在怀中后,他同样也将美娜往后一送,才真正地跌入水中,刚好和正从水底浮上的约克兰撞个满怀,使约克兰再度往水中沉下去,而他则借力往美娜落下的方向游了过去,伸手把她接在怀中,不过强烈的冲击力同样也让他的身体沉下水面去。

这时约克兰已经从水中冒了出来,同时也把肯迪为了抱着美娜而抛开的长枪收在手中并往肯迪大叫起来:“你这个混帐!你难道不知道这把枪有多贵重吗?”

肯迪伸手把约克兰接了过来,同时放声大笑起来:“你不说我倒真的是忘了。”

美娜同样也是抿嘴一笑:“你们这两个男人啊,为甚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能吵架啊?”

肯迪立时叫道:“那还不是因为这个家伙整天都在找麻烦?”

“哼,要就怪你实在太弱了吧。”

“不过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不就是顺水流下去直到有办法可以上岸为止嘛…”

“不会吧?你决定跳下来时完全没有想过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我那时只想着要怎么活命,哪里还有本事想别的东西,你要真的是这么厉害,那你为甚么不自己想啊?”

“你们两个别吵了啦…”

看着美娜那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嘴脸,约克兰和肯迪忍不住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而美娜则在不依地娇嗔几声后,终于也像他们一样笑了起来。

在淙淙水流声的伴奏下,他们的笑声就仿佛天籁似地扩散在河面上,一直到他们终于笑得筋疲力尽为止,这笑声才慢慢地歇止下来。

小说《巾帼武勇之格格吉祥》 第7章跳河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