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澳门mw电子游戏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九州长生录

更新时间:2019-07-22 12:09:13

九州长生录 连载中

九州长生录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神风步调 分类:玄幻 主角:罗罗亚克伦

小说主人公是神风步调的小说叫做《九州长生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罗罗亚克伦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又是一个平凡的一天,一个靠山不足百户的小村庄,一个小小的水池在村庄的东方边缘,水池旁隐约有着几个小孩在游戏着。快乐的奔跑,天真的笑声,偶尔夹带着兴奋的尖叫声,外面烦恼的一切,似乎都与他们无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进到茶馆的包厢,只看到一张四方桌加上四张椅子之外,就只剩桌上的的一个花瓶,上面插着一枝蔷薇及墙壁上的几幅画了。包厢只有一个透光的地方,就是可以直接看到街上的阳台,阳台外面只有一座约六十公分高的木制栏杆围着。包厢内只有一个长的卷发、白脸、三角眼加薄嘴唇的年轻人,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穿的起。一袭红色滚金边的上衣,黑色细丝的长裤,裤边也有着滚金边的花饰,右手带着三个戒指,红、黄、蓝色各一只。其中特别吸引人注意的就是那个红色的戒指,那个红色的戒指是红珊瑚制成的,而全凯特斯大陆唯一产红珊瑚的地方就是南大陆。之前有提过与南大陆交易的流程,因此能买到南大陆的饰品就直接的表示出这个年轻人的家势真的是不小。突然马吉开口说了:

‘我的大少爷啊,你怎么会挑一个这么没有情趣的包厢啊?’

‘有什么办法?现在的我是装一个正在生气的人耶,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茶馆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耶,况且我们要做的那件事能太张扬吗?’

‘这倒也是。’马吉同意的说。

‘闲话少说,事情成了吧?’达拉斯急迫的问着。

‘当然啰,我办事你放心啦,不过记得你欠的那一顿好吃的喔。’

‘那还用说吗?这点小事我还会骗你不成??等会出去你就跟外面的弟兄说,就今天晚上,我绝不赖帐。倒是你问清楚她的族群势力了吗?’

‘问明白了,是个小族群,塔斯社部落。’

‘这就没有问题了,那个小部落我父亲打个喷涕就不见了。’达拉斯自豪的说着。

‘是没错啦,不过还是擦干净点好,虽然不见得会出什么大乱出来,但是风风雨雨的也挺麻烦的。’马吉提醒着。

‘我知道啦,又不是第一次,还需要你提醒吗?别废话了,去叫她进来吧。’达拉斯有点不耐烦了。一听达拉斯的口气不对,马吉识趣的就退下了。

‘达拉斯大人叫你呢,你得小心回答喔,现在他正在气头上,刚好是为了你大哥的事,成不成就看你等下的态度了。’马吉装好心得提醒了。

‘我知道,谢谢你了,马吉大人。’吟月讲完就往包厢走去,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小女子吟月求见。’吟月敲着门念着。

‘进来吧。’达拉斯看到吟月进来后,马上接着又说。

‘顺便将门关上,这事我不想太多人知道。’不知道他指的是那件事。

吟月关上门后站在门边,头抬也不抬的问了声好。

‘达拉斯大人您好。’

‘嗯!’虽然说达拉斯心里高兴着,但还是得装做还在生气中。

‘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了,讲完我再决定该怎么办。’也对,虽然人已经骗来了,可是马吉忘了告诉达拉斯人是怎么骗来的,好在达拉斯机警,直接就接上话题了。虽然吟月觉得奇怪,马吉大人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提吗?没提的话他怎么知道达拉斯大人是为了他大哥的事生气呢?心中或许有些疑问,但是还是照实的说了一遍。讲完后,吟月静静的等着达拉斯的回答。可能是吟月的声音太好听了,达拉斯一时忘了该换他讲话了。气氛一时间就僵住了。而吟月也不敢叫醒他。不知过了多久,达拉斯发现没声音了,才惊醒。

‘没错,马吉也是这样跟我说的,不过相信你也知道我是个公事公办的人,虽然你的情况特殊,但是这种事要是不杀一儆百的话,往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事发生呢?到时就更难处理了。唉~~,这太叫我为难了。’讲的一付相当为难似的。

‘达拉斯大人,我并不知道这项规定,所以才会犯了这个错,要是我知道的话就绝对不敢这样做的,更不会替达拉斯大人制造这样的麻烦,大人请相信我,求大人高抬贵手了。’一急就直接称我了,不称民女或小女子了。

‘我也想帮这个忙的,不过就是庆生而已吗,况且我们做长官的没有注意到下属们生日的事,算算我们也有错。只是这事可以透过正常管道反映,现在你的做法就好像直接在说长官们不是的样子,就算我肯算了,要是有一天被其他人要是抖出来了,我可是算是知法犯法的,受到的处罚可能比你大哥更严重。毕竟你也没有办法确定这件就只有我看到而已吧?’

‘再说了,这事要帮还得有点正当理由。你的理由是够了,但是身份不行。现在处理这类公事的,那个不靠沾点关系来让事情化小、化无的呢?可是我们非亲非故的,怎么帮呢?要放过你大哥还得封住一些人的口,要是我帮你的事一不小心传出去了,我跟你大哥都逃不过处罚的,况且我这算是纵容下属犯错,罪加一等的,不,是罪加好几等。这…真的不好说话啊…。’非亲非故的?这算是暗示吗?

‘达拉斯大人,我求您了大人,大人我给您跪下,请您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我下次绝不再犯了。呜~~~~~’吟月跪下哭了起来。不知道她是急的还是记起了马吉的话了。

‘好啦、好啦,我最怕女人哭了,唉~~,起来吧,把眼泪擦一擦吧。你的事我帮忙就是了。’达拉斯边说边靠近吟月,一脸无奈的样子,伸出双手就要扶去吟月起来。或许他是想靠近点看吟月泪汪汪的可怜样子吧。

‘谢谢达拉斯大人、谢谢达拉斯大人。’吟月不疑有她的让达拉斯的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自己慢慢的站起来。

‘达拉斯大人您做什么?放手啊!!’吟月这时发现达拉斯将她拉了一下,失去了重心,脸就靠在达拉斯的胸襟上,接着达拉斯就抱紧了她。紧张的叫着。

‘你紧张什么?我不是说过了,非亲非故的我怎么帮你呢?不如就让我们有了点关系,在别人面前我也好讲话啊,嘿~~嘿~~。’达拉斯这时露出了他贪婪的真面目出来,一付口水流满地的嘴脸。

‘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大人帮忙了,求你放开我,放开我吧。’吟月发现不对劲了,但是来不及了。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我是什么人啊?想走,没那么容易!!啊~!!’

一声惨叫,接着就传出二个巴掌声,啪、啪。

‘咬我?!不想活了。’达拉斯出现怒容了,一付想要吃人的样子,流口水的脸孔不见了。

‘你要做什么?回来!’甩了吟月二巴掌的达拉斯看到离开自己怀抱的吟月往阳台跑了过去,急忙的大喊。在包厢外面的马吉及达尔一听到叫声直接就推门而入,刚好看到这一幕。吟月不管他们的叫声一到阳台就跨上栏杆,准备跳下去。达拉斯一到旁边伸手就抓,吟月一急左手一挥拨开了达拉斯的手,可是重心不稳,就由栏杆下落下了。还是头上脚下的落下,喀的一声,人就不动了。

‘有人跳楼了!!’

‘大人快进来,别让别人看到你的脸了。’马吉拉着达拉斯离开阳台。

‘出事了,快走吧,从后门比较不会让人家看到,快走!!’达尔也催促着达拉斯快走。达拉斯因为吓到了,就任由他们二个拖着离开茶馆了。街上大伙围着吟月一圈,闹哄哄的讨论着。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离开。除了在对街刚刚交接完班出来散步的一位守卫军。

‘大力王、大力王,你妹妹死了!!’刚刚出现在茶馆对面的那个守卫军三步并二步的跑回军营,边跑边大声的喊着。

‘你妹妹才死了,你再这样乱喊乱叫的,当心我不顾交情的K你一顿喔。’刚刚在王宫大门口吃饭的那个年轻人接口了。原本他是躺在床上睡不觉的,现在被吵起来还被人家说他妹妹死了,是谁都会不高兴的。

‘对啊,皮耶,你别乱讲话啊,这事非同小可,千万别拿来开玩笑。’躺在那个绰号叫大力王旁边的人这样劝说着。老实说,刚刚那个大叫声已经把整个营的人都叫起来了,大家都爬起来听是怎么回事。

‘真的啦,我刚刚亲眼看到的,就在大门口左边的那家茶馆旁边。我虽然平时喜欢开玩笑,但是我也有分寸的啊,有那一次我是拿人命开玩笑过的。’皮耶喘着气大声抗议着。大家一想,也对啊,平时皮耶是喜欢开开大家玩笑,可是倒也没有一次是拿人命开玩笑的。这时大家才觉得这事可能是真的了。

‘你说的是真的!?,没骗我!!’大力王一把抓在皮耶的胸前衣服上,将他提了起来。这也难怪啦,皮耶是一个瘦小的人,比那个叫大力王的人还矮了一个头。何况他又叫大力王,力量能不大吗?其实大力王的绰号是一次营区内有个号称打不开的罐子出现,很多人试过了都打不开,不知怎么流传的,这个罐子忽然变成了守卫营内队长级人员打赌的一个工具了。打赌的内容是,只要守卫营中某个营的人打开了这个罐子,那个营就可以一个月不用站哨及出外勤。一个月不站哨、不出勤,等于是放了一个长假,这么丰厚的条件那个营不心动呢?可是怕罐子都在同一个营的手中重覆流着,其他营没机会打开的不公平事情发生,因此就约定每一天每个营都派出五个人,然后抽签决定开罐子的顺序。一次一个人开那罐子,三十秒为限,打不开就换另一个营开,所有营的第一个人都试开过了,再换第二批的人上去开。依此类推,要是当天没人可以打开的话,明天各营再推五个人出来,一直到打开罐子为止。而没有打开的罐子就放在武器室的一个木箱里,上了五个锁,一个队长保管一支钥匙。每天一早就五个队长一起开锁取罐子,活动结束了,再由五个队长一起放罐子、锁柜子。每营还得各派一名卫兵看守着,这样就不怕有人作弊了。一个罐子受到如此严密的保护,要是国王知道这样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到吐血。就这样一直过了五天都没有人打开,一直到了盖亚入营的那一天。

盖亚因为身体长的高高壮壮的,刚好他那一个营的队长正找不出可以参赛的人了,一看到盖亚就给了他第一个任务,开罐子。盖亚因为刚入营,所以不知道这个赌约,虽然觉得这个任务怪怪的,可是因为这是命令,军令不可违抗,所以他就只有参加这个开罐比赛了。一到比赛现场,他们营抽到第一个出场开罐子。他是第一个,硬着头皮莫名其妙的就上台了。原来他们为了公平起见,搭了个临时的高台,参加的人员跟得在高台上开罐子,而裁判就是各营的队长。一上台,拿起了罐子,用力一开,〝波〞的一声,罐子打开了,他不相信的转过头,看了一下他们守卫营的队长,以为这是迎新的把戏。等着他队长下一个命令。只见其他身后各营的队长们也傻住了,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突然台下一群人哇的一声。吓了他一大跳。

他们营的人在台下又叫又跳的,把大家的心思都拉回现实来了。他们营的队长走了过来,伸手接过他打开的罐子,直接拿给旁边营的队长们,请他们自己去鉴定这个罐子的真假。而他却盯着盖亚一直看着。等其他营的队长都看完了,也确定是那个打不开的罐子后,罐子再回到他手上的时候,盖亚觉得这个整人游戏的**快来了,再下来应该就是队长会叫他把罐子内的东西全部都吃光吧。不过他不知道那个罐子内装的是什么东西,而那东西能不能吃,心里正七上八下时,他的队长却拍着他的肩膀,对着他说了一句:‘你是大力王吗?’

就这样,大力王这个名称就从他入营就一直跟着他了。因为他一来就替整个营赚到了一个月的轻松时光,因此整个营的人也当他是这一营的福星大将。尤其是他队长更以为是捡到一个宝了,让他在那一次的比赛赢足了面子外带一个月的清闲。

‘你说在那里?现在马上带我去看,要是你敢骗我的话,你就等着进医院吧!!走!!’说完,盖亚放下皮耶,拖着他,鞋也**的就冲出去了。一堆人互相的看了看,急忙穿鞋拿衣服的跟了出去,到大门口时有人不忘回头跟大门口的同僚讲一句。

‘赶快去报告队长,说大力王的妹妹出事了,请他到左边街口的茶馆旁来,快去。’

看到突然有一堆人冲了出去,皮耶还被大力王拖着哇哇乱叫,门口的守卫还在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时,一听到这话,右边的守卫马上就跑进去报告了。

盖亚远远的就看到茶馆边围了一堆的人。一接近茶馆人群旁时大家左一句可怜右一句可怜的,听得他心里开始不安了。因为他知道这里真的出事了。只是不知道出事的是不是他妹妹而已,而他心里却一直祈祷千万别是他妹妹,只要不是他妹妹,他也不打皮耶了。快到人群旁时,盖亚就大声的喊:

‘让开!!守卫军办案。’

一听到守卫军来了,大家急忙的让开一条路,可是才一让开就看到一个没穿守卫军衣服又没穿鞋的人正急奔过来,一点都不像守卫军。但是他手上拖着的那个哇哇叫的人倒是个守卫军。一到人群旁,丢下皮耶,急忙的走进一看,盖亚差点没昏倒。真的是他妹妹,刚刚还活生生陪他吃饭谈天的妹妹,现在竟然躺在这边。他歇斯底里的大声哭出来,哭的旁边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哭了一会儿,他愤怒的大叫。

‘是谁?是谁做的,妈的,是谁杀死我妹妹的,说!!没人知道吗?没人知道吗?’盖亚对着人群大吼着,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抓过来问有没有看到凶手是谁。

‘你妹妹是从茶馆二楼掉下来的。’一个声音从他后面传出。盖亚一听,丢下他手中抓着的那个人。跑进了茶馆,咆啸着:

‘楼上的人都给滚下来!!’这个时候其他守卫军的人也赶到了。一看到茶馆边躺着一个女孩,又看到大力王这样的愤怒,大家都明白了,那个女孩真的是他妹妹没错了。大家急忙的将现场围了起来,并要大家都不可以离开,得在接受询问后才可以离开。几个平时跟盖亚比较好的人,跟他着进入茶馆,也要大家都不要动,留在原地等着接受询问。大力王边叫着边往楼上跑去,二个人同僚看到了,大叫着冷静。

‘盖亚冷静点,别太冲动了,队长快到了,先等一下吧!’也跟着盖亚跑上去了。说真的,谁看到自己的亲人死于非命,有几个人能够冷静的下来呢?而他们二个也知道现在劝盖亚是多余的,但这话还是得说说。盖亚一付没听到的样子,一上到二楼就沿着包厢一间一间的踹门,并把里面的客人一个个的丢出来。跟在后面的二个人则一个一个的扶人起来,一直到他们看到一个人被盖亚丢出来,他们才觉得事情大条了。因为刚刚被丢出来的人是亚特兰公爵的副手,塔克司副执行长。

连副执行长都把给都丢出来了,事情还不大条吗?可是副执行长怎么会被丢出来呢?国家高阶人员外出都有带护卫出来的,那些护卫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副执行长被丢出来吗?当塔克司副执行长站起来后,看到他带来的护卫人员都躺在地上扭动着,原来他们都被盖亚摆平了。他只有苦笑了。

正当情况接近不可收拾的时候,一句大吼声从楼下传来了:

‘盖亚,你给下来!!’声音之大,连茶馆都为之震动,过一会儿,脚步声就从后面传出来了。跟着盖亚上楼的二个人,往后一看,急忙立正站好,大声喊着:

‘队长好!!’声音之大也让大家安静下来了,唯一没有安静下来的是盖亚,这时他还举着一只脚准备踹最后一间包厢的门。

‘住手!!你想造反还是不当我一回事啊,我都到了你还在胡闹。’

‘报告队长,盖亚是………’那二个守卫军想替盖亚解释。

‘住嘴!!当我瞎了还是聋了,这时候轮得到你们说话吗?’敢情队长知道了。

‘盖亚,这一脚你要是敢踹下去的话,所有的事就你一个人扛了,我们就当做不认识了,往后咱们公事公办!!’队长再次的大吼着。

‘队长,我…我…,’盖亚流着泪,转过头看着他队长,一脚还停在半空中。

‘脚还不放下!!’队长再次的提醒着。

盖亚放下了脚,停在那边低着头,好像做错事了一样站着,只是嘴里还一直嚷着:

‘我妹妹死了、我妹妹死了,我怎么对的起我妈啊。呜~~~。’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先过来跟塔克司副执行长道歉。’原来队长也看到塔克司副执行长了,只是一时间无法向他问好。现在盖亚停止动作了,他才利用这个机会问好。

‘塔克司副执行长好。’盖亚的声音不大,因为现在的他没有心情。

‘没关系,没关系,不过你的力量倒是很大啊,功夫又好,我的护卫像纸糊的一样,好在你不是敌人,不然我就惨了。’塔克司副执行长说着。

‘对不起,失礼了,请塔克司副执行长原谅,回去我一定好好的管教他,改天我再带他登门道歉,今天的事就先请你高抬贵手了。’队长道歉着。

‘我没听错吧,森恩,那时候你变得这么文诌诌的了?我们的交情还须要你这样见外吗?’原来他们是旧识。

‘看场合啦,我当然不能说出这事我们就喝杯茶撒泡尿就算了这样的话吧?’看来他们二个人的感情还真的是不错。

‘有事回去再说吧,假如你现在有空的话就跟我一起来吧!相信你也想知道被人莫名其妙丢出来的原因吧。’森恩队长对塔克司副执行长说着。

‘盖亚跟我回来,其他的人留在这边问清楚了再回来向我报告。’说完转身就准备下楼了。塔克司副执行长也跟着他走,而他的护卫还没爬起来。塔克司副执行长说:

‘等你们爬起来之后就直接回去吧,我跟着森恩队长走,没问题的。回去后再派一组人过来接我,知道吗?’说完也下楼了。

‘队长,我想留下……’盖亚低着头说着。

‘不准,你现在根本无法冷静下来,一听到可疑的人一定又会跑去找对方,我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另外,你妹妹你自己不抱谁抱啊?走!!’

‘是!’盖亚也跟着走了。

‘你还真的跟过来啊?我不供吃的、喝的喔。’

‘开玩笑,我莫名其妙的被你的属下丢出来,不去听听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可以呢?再说啰,我的护卫都被你的猛将打倒了,你不保护我谁保护我?’

‘那是当然的啰,强将手下无弱兵嘛,那像你们文官的手下,好看的而已。哈、哈、哈。’

‘对、对、对,你训练的好,部下个个都是当捆工的料,丢沙包、扛米袋最行了。就算是离开这里也不怕找不到工作。码头边一站,就会有需要苦力的人来找他了。’

‘你承认你是沙包了喔,哈、哈、哈。’

‘占我便宜?等一下让你一个头二个大,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算我错了好不?别再替我制造麻烦了。现在我已经开始头痛了。’

‘算你识相,哈哈哈。’

他们二个像大小孩似的边走边抬杠的走了。盖亚走到他妹妹的身边,抱起了她,跟在后面走着,眼睛还一直滴着泪。

‘报告,霍尔请示进入!!’有一个人站在守卫军队长办公室的门口请示着。

‘进来’里面传出了一声回答。

‘谢谢队长!!’霍尔打开门进入,先向队长敬了个举手礼,再向塔克司副执行长问了声好。现在房间内共有四个人,正对门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大胡子,穿着一件笔挺的深蓝色军服,军服的右肩有着一个圆形带黄穗的肩垫,左胸有着一堆的勋章,而大胡须已经盖掉他脖子上的衣领了,看不到他的身份饰物。魁梧的身材、直筒的黑色军裤,军裤二旁有着四条黄色的直线条加在上面。腰部系着条可挂军刀的宽大腰带。军刀挂在办公桌的右边墙壁上。他应该就是守卫军的队长了。大胡子的右边坐着一个白色的白色上衣跟白色裤子的人,他的服饰跟那个队长差不多,唯一有差别的是裤子上没有任何的线条在上面。另外,他的领口部份有着天平形状的饰物,他就是塔克司副执行长。左边也是一个穿军服的人,只有笔挺的军服及军裤外,就只有在领口部份有着一个刀形的饰物。顺便一提,守卫军是刀形饰物、军人是枪形饰物而保镳或护卫的是剑形饰物,禁卫军则是双剑交叉的饰物。

‘有结果了吗?直接报告了,这边没外人。’森恩队长指示着。

‘是!根据我们所探访到周遭目击者的说法加以整理后得到以下的结果。那名女子是在约十二点四十五分左右跟一位衣服穿着讲究的人上茶楼去的,而墬楼的时间大约是一点十五分。而进入茶楼的过程大致上是那名男子在王宫大门口前二百公尺处,也就是隆来布铺旁的小巷前拦下那名女子,交谈时间约二十分钟,交谈过程中那名女子曾有下跪的动作。那名男子扶起她之后约二分钟就带她往茶楼方向走去。进入茶楼后,伙计还来不及问话,他们就直接往楼上走去,这时约十二点五十分。上楼后有二个穿着十分相似的人在交谈着,交谈时间约五分钟。之后,原先的那名男子先进入包厢,出来后就换那名女子进入,后来有人听到一句放手之类的话,街上就传出有人死了的喧哗声。以上报告完毕。’霍尔一口气说完。

‘就这样?没了??’森恩问着。

‘报告是!!’霍尔回答着。

‘我跟你说过了,这边没外人你是没听懂吗?想唬弄我吗?’森恩咆啸着。

‘队长……’霍尔白着脸,支支吾吾的。

‘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敢再有隐瞒,就送军法。’森恩恐吓着霍尔。

‘是,刚刚报告的是实际的时间及地点谈话,现在报告出现的人物及目击者。首先出现的那名男子名叫马吉,是罗罗亚公爵管家的孙子,而那名女子则是盖亚的妹妹吟月。第二名出现的男子是罗罗亚公爵的外出护卫达尔。而出现在包厢内的男子则是…则是…,’霍尔停住了。

‘说!!’森恩大喊着。

‘是罗罗亚·达拉斯,罗罗亚公爵的独生子。’霍尔一咬牙说了出来。

‘你确定!?’塔克司副执行长惊讶的问着。

‘等他报告完再问吧。’森恩讲着。一边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的盖亚。

‘接着说。’

‘是,当吟月墬楼后有人看到马吉及达尔拉着一个人神色慌张的从后门离开了。至于他们去茶楼的原因似乎是谈论一件什么违记案的,内容大概是那名女子在卫兵执勤的时候跑去跟值班守卫军谈话,那名女子为了让那名守卫军不受到处罚而跟着马吉去找守卫军的上司求情,再来就造成那名女子墬楼的事了。’歇了口气之后,霍尔接着说。

‘提供第一名男子资料及谈话内容的是布铺的伙计邦交及茶楼的伙计仕宜,而提供第二位男子资料的是茶楼的老板奥兹及当时在二楼负责招呼客人的伙计赛门,他是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他们名字的。最后提供包厢内是罗罗亚·达拉斯资料的人,就是守卫军二等卫兵的皮耶,据他所说,下完哨后他不想睡午觉就走到街上闲逛,顺便想买些水果回来。走到茶楼对面的时候突然听到茶楼二楼有人在叫,抬头一看刚好看到吟月拨开一个男子的手,接着吟月就掉下来了,当时出现在二楼的男子正是是罗罗亚·达拉斯。原本罗罗亚·达拉斯还呆在二楼阳台旁边,后来是马吉出来把他拉进去的。以上报告完毕。’

‘嗯,资料的收集算是齐全,你先下去吧!!’

‘谢谢队长,属下告退。’说完,霍尔敬个军礼就下去了。

‘你觉得怎么样?’森恩看着塔克司问道。

‘你们收集的资料很齐全,人、事、地、物都齐全了,看来是错不了了。唉,怎么会这样呢?罗罗亚的事不好办啊。’

‘那就不办了吗?我妹妹的事就算了吗?你们是怎样替国家人民办事的??看人办的吗?’盖亚终于爆发出来了。双眼挂着泪,激动的全身颤抖。

‘盖亚,注意礼貌。’森恩提醒他面对的是全东大陆的塔克司副执行长。

‘没关系啦,我的话确实也有不对的地方,该道歉应该是我。这样吧,将你们所收集的资料准备一份给我,由我亲自跟执行总长报告。当时我也在场却没能阻止这样的悲剧发生,我也觉得愧疚。盖亚,假如你信得过我的话,这件案子就由我接手了,可以吗?’塔克司副执行长内疚的说着。

‘可以给我一个期限吗?’盖亚问着。

‘三天,只要三天我一定会有个答案给你,可以吗?’

‘好吧,就三天。’盖亚同意了。也许是现在的他心乱如麻,无心计较这个问题。或者是他另有打算呢?

‘队长我想请假回家一趟。’

‘应该的,就放你一个月的假吧,发生这种事你母亲也一定很难过,你就多陪陪她吧。必要的时候可以延长,写个信回来或是托人说一声就可以了。’

‘谢谢队长!塔克司副执行长也谢谢您。’

‘不客气,应该的。’塔克司副执行长回答着。

‘队长,假如没事的话,属下想先离开了。’

‘嗯,你先走吧,我有事得跟塔克司副执行长再谈谈。’

‘谢谢队长。属下失礼了。’讲完话盖亚低着头就走出去了。

‘看来我被他丢出包厢跟来这里一趟都算是做对了。’塔克司副执行长看着盖亚的背影如此说着。

‘现在该你头痛了,罗罗亚这个老头真的很不好对付。’

‘这事先跟总长报告后我就着手下去查办,拼着官不要,也要给盖亚一个答覆。’

‘拉你下水,真的是非常抱歉。’

‘多年的交情讲这个,你真的是变得太多了。’

‘盖亚,你还好吧?’早一步出来的霍尔关心的问着。

‘嗯,只是现在我好恨我自己,要是我不跟家人提生日的事,吟月就不会来了。她不来,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一切都是我的错,现在我该怎么跟母亲讲这一件事呢?呜~~。’原本已经停住的泪水又溃堤了。

‘妈的,我也真的是反应迟钝,都已经看到你妹妹在栏杆上了,竟然没有跑去做防护动作,盖亚你打我出气吧!!’皮耶闭着眼咬着牙说着。

‘算了,你能我知道凶手是谁,我就很感激了。而且我妹妹也一定很感谢你。’

‘这不算什么啦,只要是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会视而不见的,更何况是我呢?’接着旁边的人就传出一阵赞同之声。

‘嗯’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霍尔接着问。

‘我已经跟队长请假了,队长也同意放我一个月的假,现在收拾一下我就要送我妹妹回家,顺便处理一下后事,再陪我母亲渡过这一段伤心的时间。’盖亚含着泪说。

‘太可恶了,虽然说是罗罗雅公爵的独生子也不能这样无法无天啊,之前他就常常传出这样的事情出来了,但是都只会对一般百姓动手,现在却动到我们守卫营的头上来了,这还得了,已经天不怕地不怕了嘛。’

‘对啊,守外城的守卫军听说常遇到他当街调戏女性的事,刚开始都有人会去劝,可是去劝的人不是挨顿毒打就是隔天就被开除了,从此就没有人敢管了,就算当面看到大都会绕道巡逻不然就是快跑过去视而不见。况且他老爸又会替他掩饰、处理,有这样纵容的老爸,胆子自然就大了啊。’

‘是没错啦,他有个不要脸又权势大的老爸我们是不能动他,可是那二个跟班我们要找他们麻烦是不成问题的,只要一落单,我们就给他们好看。’

‘对吧,再说他们也怕事情闹大,吃暗亏他们也不敢张扬,我们就找他们二个下手,警告他们一下,让他们以后眼睛会放亮一点。连我们的人都敢动,不想活了。’

‘就这样办,我先去探个底,顺便查一下他们的平时的活动。’

‘不好、不好,罗罗亚公爵算是我们的直属上司,我们这样做他很容易查到,队长也很为难,不如我们去找曾经被达拉斯那小子欺负过的人出来报仇,相信他们只是忍住了而已,假如有机会的话,相信做的会比我们更狠更彻底。我们给他们资料,再跟帮他们制造一下机会,动手的不是我们,罗罗亚公爵也对我们没辄啊。’

‘不错耶,亏你想得出,只是这样会不会害了他们?’

‘蒙着达拉斯的脸打,然后大家都不出声,他认的出多少人打他吗?’

‘哈哈哈,真是个好办法,盖亚怎样?要不要插一脚?’

大家七嘴八舌的计划着报仇行动。可是盖亚却淡淡的说:

‘我也很想参加,可是现在我得以母亲的事为重,况且塔克司副执行长也向我承诺三天后会给我消息,你们就忍忍吧,现在他们要是真的出了事了,谁都会想到我们头上来,这样会给队长惹麻烦的。各位的好心我心领了。’

‘你说的也没错啦,只是大家都气愤难当,才会这样想尽办法的帮你出气。’

‘我知道,所以我很谢谢大家,真的,现在我要送吟月回去了,大家保重啊!’

‘你也是啊,有什么消息我们会过去告诉你一声的,别担心这边的事了。’

‘嗯,那么再见了。’

‘再见!’

‘保重啊!’

‘别太伤心了’

大家声声的提醒着盖亚多保重,同袍之情可见一斑。正当盖亚要出门之前,有个卫兵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说:

‘盖亚,你母亲来了!!而且还在大哭着呢。’

‘什么?她是怎么知道的?’

‘不知道耶,她现在在王宫大门口,让一个满头白发的人扶着,现在该怎么办呢?’卫兵问着盖亚。

‘既然都知道了就知道了啊,这样倒是省下了我的麻烦,老实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母亲这件事。’盖亚叹着气说。

‘那要让你母亲进来吗?’

‘不用了,我先去牵载吟月的车,然后直接到门口接他们就好了。’

‘好吧,那我先去告诉他们,你要快一点喔,你母亲好像快昏倒了。’

当班卫兵边说边往外面跑去。

‘我知道了。谢谢!’

为什么盖亚的母亲会知道这件事呢?那是刚好他老家的邻居在附近购物,原本他听到人声吵杂,说什么有人死了。他好奇的走近一看,还没看到人,就听到有人叫大力王的名字,大力王?不就是我们隔壁老婆婆的儿子盖亚的外号吗?接着又听到盖亚的大喊大叫声,他就知道出事了。急忙的跑回家跟盖亚的母亲说这一件事,刚好盖亚的叔叔也在场,就扶着盖亚的母亲来到王宫大门口来问个究竟了。

盖亚刚要往停放吟月身体的车场走过去的时候,同一个方向又有一个人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今天是怎么呢?怎么大家都用跑的呢?那人一看到盖亚,急忙的喊着:

‘盖亚、盖亚,不好了,你妹妹不见了!!’

‘什么?’

这样的一个叫声又把原本陪盖亚出来刚转身回去的大家又叫出来了。刚好塔克司副执行长跟队长也走出办公室。这时王宫大门口那边也传来一声叫喊声:

‘大力王你母亲昏倒了。’

小说《九州长生录》 第4章叛乱的起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腹黑小说
  3. 空间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