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澳门mw电子游戏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大仙请着落

更新时间:2019-07-13 12:07:13

大仙请着落 已完结

大仙请着落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芥满 分类:仙侠 主角:杜飞杜人龙

完整版小说《大仙请着落》由杜飞杜人龙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芥满,内容主要讲述:杜人龙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儿子杜飞好像不是亲生的。自己虽仅身为参将,但文治武功湘西无一人不称道。而儿子却整日不务正业,文不成,武不就,就知道跟一帮子装神弄鬼的道士瞎混,人都说:富不过三代,看来杜家的家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人龙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儿子好像不是亲生的。自己虽仅身为参将,但文治武功湘西无一人不称道。而儿子却整日不务正业,文不成,武不就,就知道跟一帮子装神弄鬼的道士瞎混,人都说:富不过三代,看来杜家的家业到第二代就够呛了。想到这里,他望了望里屋,故意的,重重的叹了口气。

父亲颇有表演性质的一声叹息,一开始对小杜飞有很强的警示作用,他小时候一看到父亲那样茶饭不思,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恨不得头悬梁锥刺股一股脑考个状元光耀门楣;但无奈随着岁月的流逝,父亲使这一招的频率越来越高,演技丝毫也没有进步;小杜飞直接就免疫了,让杜人龙每回都别一肚子闷气,然后很早就去单位,惨无人道的把手下小卒们训练的鬼哭狼嚎。

其实杜飞也很同情父亲,有些时候真的想好好地做事,听从父亲的话读书练武,但有件事情彻底的让他对父亲给他描述的“前途”心灰意冷。那是他7岁的时候,爷爷大寿,父亲在家中大宴宾客,中途有人兴起,说父亲一条银枪使得出神入化,今日高朋满座,不如舞枪助兴!父亲也多喝了几杯高兴,随即拿出长枪,耍了起来,只见一条梨木银丝玄铁枪舞的宛若孔雀开屏,梨花遍布;不几下,迎来一片喝彩。有位年轻的副将献媚:“杜参将之枪法武功,湘西当属鳌头。”杜人龙听了很高兴,但有个人很不高兴。这个人叫尚囍,是当地银矿的镇守太监。这个家伙是个武痴(不会武术的**),却总幻想自己天赋异禀,神功盖世。逢人便吹嘘自己是因为功夫在大内名列榜首才被派来镇守银矿的,对自己是靠司礼监掌印太监尚铭的同族身份而就任一事总是选择性的失忆。现在见有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他岂肯罢休?于是当即喝止,皮笑肉不笑的对杜人龙说:“杜参将,好枪法啊……看你也有两下子,不知可否让我领教下……”杜人龙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好!忘了这孙子在这里。这家伙心胸狭窄,前些日子跟江湖上的“湘西三鹰”比武,老大白头鹰性情耿直,出手很利索,把他踹了个鼻青脸肿,结果他大怒,硬说人家用暗器伤人,也很利索的命手下弓弩队把他射成筛子。还把老二老三被软禁起来,硬逼人家再跟他比武。老二秃鹰服了软,故意让他赢,结果仍然被处死,处死的理由竟然是:此人空有武者之名而无武者之风,死得其所!老三鬼鹰可犯难了,打不行让也不行,那怎么办?于是装疯卖傻,披头散发,不眠不食,大喊大叫。尚囍可不笨,仍然要执意处死他,这时一半身为江湖中人的杜人龙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帮他求了句情。鬼鹰被挑断脚筋之后才算捡了一条命。

这时杜人龙的父亲站了起来:“尚公公,今日是老朽寿辰,不易比武吧。小犬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吗?怎能跟您相提并论那……”

“难道您也觉得我的武功是吹出来的吗?哎……也罢,我是什么身份……区区一个镇守太监……也难怪没人把我放在眼里……”

此话一出灯火辉煌高朋满座的大厅内顿时鸦雀无声,杜人龙只好硬着头皮应战。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打到尚公公自己全家就完了。尚囍的后台尚铭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大臣们的奏折有一部分都是他批阅的,得罪了他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对,绝对不能打到他,但又不能让的太明显,要不一样会**光。于是,曾经深陷数百敌军重围仍能杀出一条血路的,在湘西黑白两道响当当的“八目银蛇”杜人龙第一次发抖了。哭笑不得的是,使他发抖的是个废物。位高权重,嚣张跋扈还嗜杀如命的废物。这个过程相当难受,因为尚囍武功实在太低,杜人龙费尽心机巧妙地连卖几个破绽他都把握不住,他的反应好像比正常人慢那么几拍……几十个回合过去了,这位号称大内第一的高手已经气喘吁吁的快累趴下了,杜仁龙情急之下,门户大开顾不得掩饰了。心想就我的硬气功眼珠子挨你几百拳也就当被跳蚤咬。不料尚公公好像已经绝望了,没有再进攻的意思,只是在原地喘着粗气,这时杜仁龙突然灵机一动,突然瘫倒在地:“且住……我……的内力已尽……撑不下去了!公公好手段!”说着还吐出刚咬破的舌尖血。尚公公刚喘过气来:“恩……能面对面……跟我对战几十个……回合,你也算湘西第一人!呼呼……哦啊(岔气了)……”杜仁龙强忍着恶心跪地致谢。当他大汗淋淋的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了人群中的儿子在看着自己;看的他很不自在,他第一次以这么低的视角看儿子。

这就是官场的生存之道?杜飞知道父亲其实放个屁都能把那个人妖砸死,但后果会很严重,严重到他宁愿在自己和亲朋好友面前颜面尽失。哎,真没劲。身为官宦之家尚且如此,寻常百姓家如何苟活?

杜飞天天照例是每天早上起来装模作样的看会书,耍几下枪,父亲一走便溜出去到附近的会清观,跟仅有的几个道士一起开静,有时也讨论一些炼丹炼药之类的事。观里有个老道长叫三正,十天有九天不在家,四处云游。剩下一天回到家就呼呼大睡。老实说,杜飞就没见过醒着的老道长。有一天,杜飞正在跟一个年轻的小道士讨论如何炼制更有效力的大力丸时,突然听到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师父回来了!”“回来就回来呗……干嘛叫得跟杀猪似地……”杜飞嘟囔着走进院子。

只见老道长被两个道童搀扶着,浑身上下遍布斑斑的血迹,原本就不大整洁的道袍变得更是肮脏不堪,古铜色的脸白了不少,连香叶冠都不知散落在何处,满是伤痕的手里却紧紧地抱着一个盒子。

看来是出事了。杜飞看个究竟,但被门口道童拦了下来:“师傅有令,谁都不能进去!”这却更**了杜飞的好奇心,本来只是看看老道长伤得如何然后道别的,这样一来更显得老道长手中的那个盒子神秘莫测,让杜飞的心里像小猫挠似地安定不下来。夜半三更,杜飞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熟练的出去,准备一探究竟。

他从来没有夜里来到过会清观,平时很熟悉的山路不知怎么的变得很陌生很奇怪。他记得观里道友说过,这座山叫做孤山,因为没有别的山脉,只有光秃秃的着一座山而得名的吧,这座山也没有别的路,只有一条碎石小径直通观内。山的背面非常陡如刀削一般。走在平日里最熟悉的路上,他却感觉四下里有很多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一颗枯树上不知是什么鸟在叫,叫声很特别,好像奸笑一般。杜飞听父亲说过,那是夜猫子在笑。有句老话叫“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谁若听见它冲着你笑,那就表明你身边的人要有血光之灾。他开始犹豫了,每个人其实都有着像动物一般直觉,只是很多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而这次杜飞相信了,因为他似乎看到远处处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在晃动。他没敢多想,立刻躲到了一块岩石后边。不一会,大约六七个农夫打扮的人路过,他们不慌不忙,就好像刚从田里收完麦子一样优哉游哉的结群而过。看不出他们跟一般的农夫有什么不一样。但杜飞却感到一股透心的深寒,不知为什么,他在瑟瑟发抖。脚上一不留神,提到了一块小石头。这几个人像提线木偶一样,非常整齐的停下了动作。他们缓缓地……像杜飞藏身的地方看来。好像拧动脖子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月光照在他们脸上……他们的脸惨白惨白的毫无血色。更让杜飞胆寒的是,他们的眼睛居然都是翻白的,没有瞳仁,而且一个个脸上都僵硬的微笑着……突然,一只獾子从不远处的树丛中装了出来。獾子这种动物很奇特,他们有野狗般大小,白天里见人就跑,夜里却不怕人,有时候还尾随路人。一般的对付野狗的办法(假装弯腰捡石头)对他们不起作用。这只獾子好像也觉得出了危险,刚露头就拼命地跑开了。那几个不人不鬼的家伙好像也没什么兴趣追它,迈着四方步默默地离开了。

杜飞在岩石后趴了很久才出来,他想立即回到家回到床上去睡觉然后第二天当做做了个梦不再想它,他很希望这是个梦;但他把自己的脸扇肿了也没醒过来。怎么办?下山,那几个家伙走远没有?上山……会是什么情况……?也许已经血流满地了。因为那几个家伙不像爱讲道理的人。事情闹成这样,就像他父亲杜仁龙常说的,没事别惹事,惹了就别怕事。

唯有硬着头皮上山一探究竟了。

杜飞花了比平常几倍的时间才来到会清观,只见观前几颗槐树在风中枝叶飘舞,好像也在为这个不寻常的夜晚而兴奋。青色的大门紧紧地扣着。

太静了。

静的让杜飞觉得去敲门是个很危险的举动。他只好使出自己最擅长的绝技,这可不是一天练就的,很小时候他就能翻过一人多高的院墙溜出去玩。再大点,父亲拿起家法棍的时候他总是能两三下从家里跑出来,让武艺高强的父亲也叹为观止(不懂轻功)。

没有鲜血,没有尸体。没有想象中的一片狼藉。整洁的院内亮着几盏淡淡的油灯,一切都是这么淡然,这么平静。他甚至听到有人在打鼾。鼾声此起彼伏,好像正在嘲笑某个神经紧张的人。看来是自己多想了……那几个人也许是迷路结伴而行的瞎子。但他们那诡异的笑容让杜飞想起来就毛骨悚然。既然来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看看那盒子里究竟卖的什么关子。

老道长的屋子在道观的最深处。屋子里亮着灯。杜飞正在观望,突然听到屋里有人说:“别在外边晃悠了!小子!”

得,穿帮了。那就进去吧,看样子不会有什么事。大不了就说我喜欢夜里拜神,或者梦游至此,能把我怎么地?杜飞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怪的是,屋里没有人。

他强忍住心慌:“道长啊,看你一把年纪,还喜欢跟我们小孩子一样玩躲猫猫啊?”

没人回答。只有窗外的槐树在放肆的飘舞着。

“我东西忘在观里了,回来拿。”杜飞临时又想到一个更好的借口。随即他又觉得有什么不对头:老道长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尖细了?

“快点进来,老道士上茅厕要回来了!我在床下!”

杜飞满腹孤疑的走到床边,只听外边有人一声咳嗽,老道士回来了。

他不及多想,一股脑钻到床下。床下除了一双臭不可闻的道靴,还有一个灰色箱子。天哪……盒子都会说话了,接下来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感到惊讶了。还有,这老家伙也不知道把鞋晾出去!杜飞捂着鼻子愤愤地想。

老道士进屋二话不说就躺在床上,进一步挤压了杜飞的空间。箱子里传出像有人叹息的声音。段飞用手摸摸箱子,箱子上有三个字:

“鬼滕峡”

小说《大仙请着落》 第1章 鬼藤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